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带刀客说话

我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圣经》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电视人,新闻报业史独立研究者,专著《纸上的火焰》已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近年来尤关注晚清民国史,继新闻史之后,将研究领域扩展到电影史。

大法官会与总统穿一条裤子吗?  

2009-01-08 07:02:06|  分类: 法史漫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30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苏特出人意外地宣布退休,消息一出,立即成为舆论焦点,《纽约时报》和美联社均予以头条报道,而中国的媒体也纷纷在国际新闻版进行编译转载,其影响力之大让人侧目。试想,中国最高法院一名大法官的进退会引起这样的关注吗?除非爆出作奸犯科被请去喝咖啡的丑闻。

大法官苏特的退休申请能引起这样大的反响,当然与联邦最高法院作为三权分立中的一级这样的特殊地位有莫大关系。最高法院只有九名大法官,且终身任职,自1790年2月开门营业以来,210年以来也只产生110名大法官,平均两年才更换一人,一些运气不好的总统像卡特终其任期也享受不到提名大法官的待遇,因为这四年最高法院里没死大法官也没人撂挑子不干。难怪有人感叹奥巴马才上任百日就得到一次提名大法官的机会,可见其运气之好,简直是杠上开花。

很多人说,奥巴马所代表的民主党在议会中已经占据多数,现在又有机会把“自己人”送进最高法院,奥巴马很快就既能控制议会又能左右最高法院,他会不会成为美国历史上权力最大的总统?这种担忧当然不无道理,但奥巴马真的想权力通吃可能性不大。

议会里的党派之争且不去说他,因为民主党毕竟占据了多数席位。但只有区区九名大法官的最高法院,奥巴马要想牵着他们的鼻子走,恐怕是“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前面已经说了,奥巴马会把“自己人”送进最高法院,这也是历来总统的惯常做法。所谓“自己人”当然是指和自己思想倾向接近的人,这样即使自己4年或8年之后告老还乡,自己的“思想遗产”依然会在最高法院的判决里得到体现和执行,从而间接控制自己卸任后的国家,哪一个政治家不希望自己的影响力持久一点、更持久一点呢。

但是,总统提名的大法官一旦获任,是否感恩图报,和总统穿一条裤子那就两说了,就对美国最高法院史的考察来说,好像大法官都不是提名总统在最高法院里的“应声虫”,最起码,看上去他们确实没有穿一条裤子。

大法官与总统不穿一条裤子是有传统的,这个传统甚至可以上溯到第一任美国首席大法官杰伊那儿。杰伊是美国的开国功臣,华盛顿的得力干将,既是法学家也是外交家,赫赫有名的《联邦党人文集》就是他和汉密尔顿、麦迪逊三人合作产物,担任过国务卿和外交特使。他在首席大法官的任上,法国大革命爆发,以英国主导的反法同盟与法国打得难分难解,美国是袖手旁观还是按照美法同盟条约给予无私援助,成了一个争论不休的外交难题,华盛顿本人也难以决断。考虑到杰伊外交官经历,华盛顿委托国务卿写了一封措辞谦恭的信给最高法院,希望对这个国际法问题提供宝贵意见。按说,以华盛顿的资历、威望向小辈杰伊请教外交大计,杰伊还不该竹筒倒豆子和盘托?但是,谁也没想到,华盛顿碰了个软钉子。杰伊和其他5位大法官(当时最高法院只有1名首席大法官5名大法官助理,后来也被称作大法官)一起签名,回了一封措辞委婉的信,大意说,考虑到三个政府部门的相互制约,我们作为大法官,做这种超出司法界限的判断题是否合适。还有,总统根据宪法可以向各部门首长咨询意见,但按照宪法规定,总统的咨询权似乎很明确,只限于行政部门。杰伊的意思很简单,第一,这不是司法问题,第二,咱这里是最高法院,不归总统管。

杰伊在这封回信在美国历史上的重要性不亚于任何一个重大判决,这封信明确了三权分立的原则,大法官和总统之间就得划清界限,分权原则的重要性应该摆在私交的前面,否则,最高法院的独立性何以彰显。想想看,如果杰伊认真回答了总统的“请教”,会不会给人以行政分支高于司法分支的印象,从而矮化了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何以与总统平起平坐,又有何德何能去制衡行政权呢?

杰伊以下,跟总统说“不”的大法官代不乏人。比如说,大器晚成的霍姆斯,就一心想做一个比马歇尔还伟大的大法官,但直到1902年,他已经61岁了,才在老罗斯福的提携下进了最高法院。原因很简单,这两人交情不错,老罗斯福当时也需要最高法院的支持,把自己的朋友送进去当然会放心一些。可是这位后背挺直的内战老兵从来不念交情,不仅爱跟同僚唱反调,对老罗斯福也是一样,想说不就说不,一点也不给面子。三番四次碰钉子,老罗斯福也被气坏了,大骂霍姆斯,“我可以用一根香蕉削出比那家伙更有脊梁骨的法官来。”老罗斯福那个后悔也就可想而知了。

像老罗斯福一样后悔的总统最起码还有艾森豪威尔。由他提名的首席大法官沃伦,在任上抛出的一个又一个改革性的判决,如废除种族岐视,禁止在公立学校朗读圣经,扩大对嫌疑人的保护等等,没有一件让艾森豪威尔省心,以致于他不无悔意地说,“在我任职期间提拔的人当中,他的表现是最差劲的。”

最倒霉的总统是尼克松。1974年,因水门事件,官司打到了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难得一致地通过判决,认定核心证据录音带与国家及军事安全无关。这一判决直接断送了尼克松的总统生涯。可是,这9名大法官当中有4名是尼克松送进最高法院的,没有一个对尼克松网开一面。

不是大法官以怨报德,而是三权分立的原则要求他们必须如此,忠于宪法,忠于对法律的信仰,忠于作为大法官的职业操守。为了保证独立性,大法官终身任职,且不得降低薪酬,没有这两个细节保障,大法官想硬骨头也难。法官一经获任,在总统眼里就是断线风筝,想遥控也无能为力。

所以,奥巴马即便在未来的几年里,还有数次机会把自己中意的人选送进最高法院,但要想让大法官看他的脸色行事怕也有心无力。再说,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从来就没有一个泾渭分明的界限,也不是一个恒久不变的标签,即使是布什提名的保守派大法官,进了最高法院也可能会转变为自由派倾向。最高法院是向左转还是向右转,真不是总统能控制得了的。总之,在一个成熟的分权国家,产生不了一个权力通吃的“老大哥”。

 

  评论这张
 
阅读(4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