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带刀客说话

我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圣经》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电视人,新闻报业史独立研究者,专著《纸上的火焰》已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近年来尤关注晚清民国史,继新闻史之后,将研究领域扩展到电影史。

网易考拉推荐

晚清版“陈国军之死”与法不责众  

2009-08-07 11:29:53|  分类: 法史漫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最受关注的新闻无疑就是吉林通钢事件了,新任通钢总经理陈国军被愤怒的工人暴打而死。媒体上的讨论已经是连篇累牍了,有不少议论都触及到了问题的本质。但我对如何惩办凶手的后续报道格外关注,不管这起事件的深层背景是什么,人死了总归要刑事立案,媒体报道说,陈国军的家属要求严惩凶手,警方也已经开始动用多种手段收集情报甚至不惜重金买情报,进行调查。但不管技术手段如何先进,能把所有参与殴打的工人都找出来,警方都必定要面临这样一个难题,那就是致命的几击到底谁打的。因为这是认定主要责任次要责任的关键,解决了这个问题才能说到惩办元凶。可这个问题实在太难了,那些愤怒的工人不管是有意也好,无意也好,他们的集体行动已经触及了中国古老的司法智慧“法不责众”。

       对于“法不责众”的古老司法原则,民间有更形象的说法,叫“咬死人不偿命”,这是中国民间对抗政府的古老智慧之一。作为一个业余历史爱好者,我想对“咬死人不偿命”的说法进行一些必要梳理,然后可以大致看出陈国军之死案的大致走向。

      “咬死人不偿性命”的说法仿佛出自《说岳全传》。书里有一节说参与陷害岳爷的宋朝大将张浚,恶有恶报,后来被手下众将活活咬死的故事。这故事不能当真,但为同情岳爷的民众出了口鸟气却是真的。这个故事经说书艺人的广泛传播,后来民间就形成了一句“咬死人不偿命”的俗谚。


 到了清朝同治年间,“咬死人”的悲剧就有了真实版。明清时期,苏州制造金箔的工匠很多,为了防止工匠过多互相抢饭碗,工匠们制定了自己的“反不正当竞争法”(行规),规定每个工匠每三年才能带一个徒弟。同治年间,苏州金箔行业要向朝廷上贡“飞金”。有个工匠脑子活,借着这个由头,向地方政府申请”承包”上贡飞金,地方官得到好处后,就批准了申请(官商勾结)。这工匠得了官府的批准,就撇开行规,以要加速完成“政治任务”为由,广招学徒,每个学徒进门要交六百文见师礼,借此大捞一票。这下,同行们群情激愤,但又不敢招惹政府,有人就搬出了“咬死人不偿命”的谚语。没想到此话一出,应者云集。一帮同行立马涌进了坏了规矩的工匠家,揪住他,你一口我一口,真的把活人咬成了死人。你可以想象当时的场面是多么的血腥和壮观。县官得到举报匆匆赶来,当场验尸,咬伤的伤口居然多达123处。于是,参与其事的工匠全押到大堂受审,可人多嘴杂,怎么也搞不清谁先动的口,谁咬的致命几下。记载这事儿的作者还黑色幽默的说,“即起死者问之,恐亦不能知也”。你今天把陈国军拉起来问问谁在脑袋上打的致命几下,恐怕他也说不清。
     

         这个倒霉工匠大抵可算晚清版“陈国军”。

         县官老爷怎么断的这案,读者不妨猜猜。 假如工匠们能够告倒坏规矩的同行,事情可能是这样的。工匠们请了师爷写了状纸,派代表送到县老爷那里,衙役们手持皂棍,喊一声威武,县老爷升堂,惊堂木一拍开始问案,两造问明案由,老爷大怒,砸下令牌,“大胆刁民,贪图钱财,败坏行规,拖下去,打。”众工匠感激涕零,送“包公在世”匾额一副。该老爷卸任时收到“万民伞”数十把,并遗爱靴一双,盛于木匣之内,悬于谯楼之上,供万民瞻仰。
 但历史不是这么写的,那父母官吃了贿赂,真的断起案来,嘴必定是歪的,且彼时的规矩十分奇特,管他娘的原告被告还是证人,进了老爷的大堂,先吃老爷一顿板子再说。告状的路好象走不通,越级上告更悬乎,一群工匠觉得还是找那个坏规矩的工匠比较合算。于是,一群暴民冲了进去。


一个社会找不到一个公正解决争端的渠道和机构,或者有这样的渠道和机构,但获得公正的成本高不可攀,催生暴力就是必然的。不幸的是我们的社会至今还存在着这样的问题。通化钢厂事件之前,工人可没少通过合法渠道表达抗议,也曾投书媒体,可没人鸟他们,陈国军的“敌人”就是这样被制造出来的。


       历史学家告诉我们:“人民对政府无可奈何的国家,政府最终也会发现它对人民也无可奈何。”现在,那个县老爷遇到的就是这么个“无可奈何”的难题。


 面对“无可奈何”的难题,历朝历代的统治者用的多是“无可奈何”的方法,就是“法不责众”。这是一条很重要也很管用的法律原则,但“法不责众”并非一概不追究,这样政府太没面子了,政府要找就找那个出头的算帐,这个出头的叫主犯,一般“造意”者也就是出主意的人最符合主犯的大小尺寸,其余的跟着起哄闹事的写个悔过书也就能回家。这么看来,“法不责众”就很有点“统战”的意思了。现在的法典里找不到“法不责众”的条款,但据我的观察还很管用,属于老百姓的“潜规则”。


 法不责众的好处就是不会使官民对抗升级,坏处就是加剧了民间的从众的心理,平时一盘散沙,无人热心公共事务,有事则一哄而起、一哄而散的民间骚动就成了社会运动的一种主要方式。


 现在你大概能猜出那个县老爷是怎么断案的了。情形大概是这样的:衙役们手持皂棍,喊一声威武,县老爷升堂,惊堂木一拍开始问案,“这么积极的工匠,就因为多收了几个徒弟,你们就把他活活咬死,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是谁说咬死人不偿命的,到底是谁?”只见一个工匠磕头如捣蒜,“是小的吃了猪油蒙了心,说了这丧尽天良的混帐话,求大老爷开恩啦---”于是案情大白,那个工匠留下抵命,其余的工匠释放回家。
 

       对付“法不责众”的民间智慧,官府的方法就是“枪打出头鸟”。陈国军之死,谁是出头鸟呢?相信不久,警方会指给你看。


  评论这张
 
阅读(18109)| 评论(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