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带刀客说话

我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圣经》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电视人,新闻报业史独立研究者,专著《纸上的火焰》已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近年来尤关注晚清民国史,继新闻史之后,将研究领域扩展到电影史。

网易考拉推荐

伪民意造得越成功,下场越耻辱——袁克定办报纸   

2009-10-23 14:46:22|  分类: 新闻学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反映民国初年的影视剧中,袁克定的形象基本上是个草包公子哥。民国年间,背地里骂他“草包”的人太多。

其实,袁克定还是小有才华的。袁克定是袁世凯的嫡出长子,从小就是被当作接班人来培养,他的乳名叫“继光”,用袁世凯的原话说就是“继吾先人之光也”。 袁世凯一辈子四处做官,都把袁克定带在身边,刻意历练。其间,还把袁克定送到德国留学,袁克定不仅旧学功底深厚,还通晓德语英语。袁世凯与洋人交涉时,经常由袁克定充当翻译。

但一个人被视为“草包”,必有智商情商不及格之处,必有想干事干蠢事之举。作为政治动物,袁克定的政治智慧颇有不及,从环境行为学的角度看,和他袁大公子的出身背景息息相关。

1913年春节,冯国璋拉上段祺瑞一起给老袁拜年,行跪拜大礼时,老袁赶紧躬腰把两位得力部下拉起来,连说:“不敢当,不敢当!”盖当时已是民国,跪拜属旧时礼仪,两部下以大礼行之,亦属奉承讨彩之意,做做姿态即可,老袁岂能不知,部下抬举,他自然也得给面子嘛,赶紧制止。可是,当他们去袁克定居所拜年也行跪拜礼时,小袁却端坐不动,只微微摆手,那姿态比他老爹更像个主子。有“歪鼻将军”之称的段祺瑞的鼻子想必更加气歪了,出来就跟老冯抱怨,“你瞧,老头子还客气两句,那个大爷哪里还把咱们当人。”仅此礼仪小节,袁克定的政治“脑残”可见一斑。

袁克定干的最荒唐的事情还是办报纸。袁克定不是报人,但若真想办份报纸,销量当不成问题,毕竟有总统府里的垄断信源嘛。但他办的是一份假报纸,彻头彻尾的非法出版物,专门骗他老头子,以坚定老头子称帝决心,实现自己的太子美梦。

被他冒牌的报纸叫《顺天时报》,是日本人办的,虽说是日本政府在中国的“喉舌”,但多少还遵循新闻规则。袁世凯每天别的报纸可以不看,但一定要翻阅浏览这份报纸。

袁世凯为什么只对日本人办的这份报纸格外重视,每天必读呢?原因无他,一则日本的态度敏感,二则胆敢说真话唱反调的报纸都被他“和谐”掉了,没什么看头,天天歌颂其实也很烦。

袁世凯当上大总统后,就发生了宋教仁被刺案,“二次革命”旋起,国民党临时拼凑起来的部队哪里是北洋六镇的对手,孙中山等人重新做回“流浪汉”,四处跑路。袁总统在扑灭“二次革命”的同时,顺手就把国民党系的报刊全灭了,罪名是现成的,“乱党报纸”。这一扫荡,全国的报纸关门的就有300多家,北京有80多家,史称“癸丑报灾。”当然遭殃的不仅是国民党系的报刊,民办报刊也被逼做选择题,选项只有两个,一个是俯首帖耳听话,一个是不听话关门大吉。至于租界里的洋报纸虽然奈何不得,但通过“禁止发卖,停止邮递”等手法,也基本就范,再说当时欧战正酣,西方列强也没闲心思对中国事务深度介入。

可有一个“钉子户”,袁世凯一直搞不定,就是日本人的《顺天时报》。《顺天时报》不害怕袁世凯搞的投递封锁,因为除了派报所以外,遍布北京的日本洋行也多是该报的代销点。相反,袁世凯越是钳制舆论,打压报纸,《顺天时报》越是做收渔翁之利,市场这块蛋糕瓜分的人越少吃的就越多,道理无须多想。《顺天时报》在1910年到1920年达到了辉煌巅峰,成为华北乃至整个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大报,最高发行量达到17000份,这个数字在当时报界可谓天文数字。这个非凡业绩的取得袁世凯居功盛伟,没有他对报纸的大加杀伐,哪轮得到《顺天时报》独领风骚呢。都说“钉子户”怕流氓黑社会,袁世凯深谙此理,也玩过一些下流手段,比如派特务谋杀该报的华人编辑,但都因日方庇护,不能得逞。

在舆论一律的背景下,《顺天时报》成为诺大中国的一块“舆论飞地”,当时的中国知识界是既羡且恨,感情复杂莫名。鲁迅曾批评《顺天时报》说它是“日本人学了中国人口气”的报纸,之所以能在中国煊赫一时,是因为“国人不争气”,但又不得不酸酸地承认“间有很确,为中国人自己不肯说的话”。中国人不敢说的话,《顺天时报》敢说,这就是它广受欢迎一路畅销的秘诀,它毕竟还承载了一部分中国人的舆论诉求,可它偏偏又是日本人的报纸。

袁世凯对报纸痛下杀手的同时,也悄悄地蒙上了自己的眼睛。要想不做睁眼瞎,只有看《顺天时报》,找点不痛快。

对于《顺天时报》唱衰帝制的杂音,最着急上火的就是袁大太子,老头子万一叫停帝制,他这个太子皮之不存毛将安焉附。如何消除杂音,袁太子和他的智囊们一起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办一份假《顺天时报》送进总统府。

于是,袁克定亲自出马,花了三万大洋买了一套报纸印刷设备,亲任主编,把《顺天时报》里反对帝制的稿件改头换面成拥护帝制的内容。可以想象,袁世凯看假《顺天时报》一定是乐呵呵的,连自己鞭长莫及的《顺天时报》都在歌唱中华帝国,那他做洪宪皇帝还不是民心所向天意所归嘛。

可是总统府毕竟不是孤岛,指不定有一天带进来一张真报纸就得露馅。这一天就真的来了。露馅始末还是照抄一段袁世凯的最宠爱的三女儿袁静雪的回忆录吧,当事人的回忆更精彩更可信:

“假版的《顺天时报》是大哥(袁克定)纠合一班人搞出来的,不但给父亲看的是假版,就是给家里其他人看的也是假的。大哥使我们一家人和真实的消息隔绝了开来。不料有一天,我的一个丫头要回家探望她的父亲,我当时是最爱吃黑皮的五香酥蚕豆的,于是让她顺便买一些带回来吃。第二天,这个丫头买来一大包,是用整张的《顺天时报》包着带回来的。我在吃蚕豆的时候,无意中看到这张前几天的报纸,竟然和我们平时所看到的《顺天时报》的论调不同,就赶忙寻着同一天的报纸来查对,结果发现日期相同,而内容很多都不一样。我当时觉得非常奇怪,便去找二哥(袁克文)问是怎么回事。二哥说,他在外边早已看见和府里不同的《顺天时报》了,只是不敢对我父亲说明。他接着问我:‘你敢不敢说?’我说:‘我敢’。等到当天晚上,我便把真的《顺天时报》拿给了父亲,我父亲看了之后,便问从哪里弄来的,我便照实说了。我父亲当时眉头紧皱,没有任何表示,只说了句:‘去玩去吧’。第二天清晨,他把大哥找了来,及至问明是他捣的鬼,父亲气愤已极,就在大哥跪着求饶的声音中,用皮鞭子把大哥痛打了一顿,一边打,一边还骂他‘欺父误国’。”

真相大白的时候,袁世凯才发现他的反对者不是一小撮而是一大片,不是星星之火而是星火燎原,不是远在天边而是火烧眉毛——护国军都打到四川了,几个省都宣告独立了。车子翻了想到刹车了,可是来不及了。

1916年3月22日,袁世凯宣布撤销帝制,想重做大总统,可是众叛亲离,没有人答应了。6月6日,袁世凯在羞愤交加中暴病去世,临终前说了四个字,“他害了我。”袁家人猜测,“他”指的就是袁克定。

可是,没有老袁制造伪民意在前,哪有小袁炮制假报纸在后?伪民意造得越成功,下场越耻辱,袁世凯可为一证。

  评论这张
 
阅读(84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