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带刀客说话

我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圣经》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电视人,新闻报业史独立研究者,专著《纸上的火焰》已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近年来尤关注晚清民国史,继新闻史之后,将研究领域扩展到电影史。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春节,30年嬗变  

2010-02-09 10:58: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众多的中国年轻人热衷于过西方圣诞节的时候,西方人同样对中国的古老春节充满好奇。如果说中国的媒体在讨论年轻人过洋节时心里多少有点疙疙瘩瘩,那么面对越来越多的洋人也热衷于过中国春节时心里似乎受用得多。节日竞争的背后昭示的是经济文化之争,在中国尚不能向西方输出文化价值观的时候,处于下风的一方在心里上极为微妙复杂。尤记得十多年前,笔者还在大学时代,校刊上就在激烈争论“我们该不该过圣?”,而这样的讨论在今天已经延续到互联网上。网友总结中国人过圣诞节原因有三:一是国家为了刺激消费,政府默许;二是商家为了各自利益,进行炒作;三是个别人寻求新鲜刺激,随波逐流。这样的总结大致不差。但笔者更好奇的是西方人看到自己的同胞在过东方的春节时又是怎样的心态,也会像我们一样复杂吗?依托强大的互联网我试图搜索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收获寥寥,有一个轻描淡写的说法是西方人过春节的目的是感受一下古老中国的文化。可以想见,他们过春节时心态要轻松得多。

然而,本文的目的并不在于讨论两种节日的文化比较,而是要观察一下中国春节30年的嬗变历程。中国人习惯用30年来阐述一种时运兴替、盛衰成败之变,“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说法因此而来。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是由2009年上溯30年,恰好是1979年,中国改革开放元年,一个“春江水暖鸭先知”的年份。由此,让我们进入1979年的春节。

一、1979年,久违了的春节
       这是1979年春节天津市赠给烈军属的年画,尽管时间才过去30年,但这幅年画已经成为收藏家的藏品,它的历史价值就在于1967年取消春节之后12年中国人再一次重拾过年传统的实物见证。

中国春节,30年嬗变 - 带刀客 - 带刀客说话
1967年1月25日,18岁的上海玻璃机器厂青年工人章仁兴投书《解放日报》,在全国最先发出倡议:“在两条路线和夺权斗争进行得这样尖锐激烈的时刻,我们怎能丢下革命和生产,回乡去过春节呢?不能!不能!坚决不能!”同时刊登的还有国棉31厂“毛泽东思想战斗队”的类似来信。从这一天开始,全国各地的报纸纷纷刊登所谓“读者来信”和“倡议书”。仅仅四天之后,国务院顺应“广大革命群众的要求”,向全国发出了关于1967年春节不放假的通知:“当前正处在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展开全面夺权的关键时刻。根据广大革命群众的要求……决定1967年春节不放假;职工探亲假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暂停执行,以后再补。”

此后十二年的春节,中国的单位人再也没有春节假期。

因为第一个投书取消春节放假,青年工人章仁兴一时风头无两。2009年冬天,章仁兴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第一次向记者披露当年的那封信其实不是他写的,是“革命造反派”写好了由他签个名而已。

与取消春节假期如出一辙的是,恢复春节放假也是从报纸刊登群众来信开始的。1979年1月17日,《人民日报》发表两封群众来信:《为什么春节不放假》、《让农民过个“安定年”》。8天之后,上海电视台播放了“参桂养容酒”的广告,这是广告在中断十几年之后的第一次出现。“广告的出现犹如一声长笛,标志着中国经济的巨轮开始启航。”香港《大公报》的一名记者发表了这样的评论。也正因为这条广告的播出,这一年同样被经济界视为“营销元年”。从此以后,曾被批为“资本主义生意经”的广告以凶猛的速度进入中国人的日常生活,而中国人的生活也开始向物质化进军。

1979年的春节其实乏善可陈,依然是一个物资紧缺的年头。日后广为流行的歌曲《在希望的田野上》就是在这一年的中央电视台的《迎新春文艺晚会》首次唱响的,不过,那时候,即使是一座县城也不会有几台黑白电视机。
1980年,中国全面恢复春节休假制度,过一个合家团圆的春节终于成为可能。

二、1983年,春节联欢晚会

就在这几天,网易的一个论坛上,有网友发起一个投票活动,票选央视春晚十张最不想看到的“老脸”。 赵本山、巩汉林、郭达、蔡明、潘长江、黄宏、姜昆、冯巩、郭冬临、小沈阳、黄晓娟、宋祖英、郁钧剑、阎维文等一众明星均是候选对象。

在娱乐愈来愈多样化,大星小星层出不穷的今天,要想办一台叫好又叫座的春晚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对于春晚剧组来说,也不必过于灰心,骂是爱的另一种语言,每一个批评春晚的人无不对春晚怀抱殷殷期望,一片叫好之声只会出现在精神生活贫乏的年代,而那个年代已经一去不返了。

假如把1983年的《春节联欢晚会》录像带拿出来播放一遍,我们一定惊讶于当年60余人居然撑起了一台四个多小时的晚会,一个当红歌星居然可以换换服装连唱7首歌曲。二十多年前,我们居然对这样一台晚会看得如痴如醉,炉子上水壶开了没人愿去提,想上厕所时忍了又忍。

正如很多新生事物的出现总会有一个盛衰曲线一样,人们对春晚的热衷同样有一个逐渐升温到审美疲劳的过程。在1983年,央视春晚初试啼声之后,1984年的春晚无疑跃上一个新台阶。港台明星的首次出现让人目不暇接、大开眼界。尤其是张明敏的《我的中国心》迅速成为往后多年的流行经典,而张当时不过是香港九龙一家电子表厂的普通工人,一名业余歌手。1984年之后的中国人看晚会,只要歌手拿起麦克风就会兴奋地鼓掌,因为拿麦克风的歌手唱的都是流行歌曲。上个世纪90年代,春晚进入了它的黄金期 。

进入新世纪,春晚开始面临越来越多的指责和质疑,似乎进入了下滑曲线。舞台更绚烂了,节目更闹腾了,能被记住并被津津乐道一整年的好节目却越来越少。这几年唯一被成就的似乎只有“小品王”赵本山一人,他的几个“脑筋急转弯”将几亿中国人涮了一年又一年。从事新闻的人应该都知道性别和身体不应该成为报道话题,但中国的喜剧表演恰恰反其道而行之,这个稳坐喜剧小品第一把交椅的艺术家将残疾人、精神病人当成娱乐素材搬上舞台,而他的得意弟子小沈阳似乎走得更远,直接混淆了性别。当赵本山和他弟子依然是春晚的“救命稻草”时,不能不叹息我们的审美依然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
三、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
当城市像一块块强大的磁石把农村的劳动力吸附进来时,一方面带来了城市的繁荣,另一方面丰盈了农民的腰包。而作为一种副产品则是产生相当多的“乡愁”,一首首关于“出门在外”的歌曲总会引起广大进城农民的共鸣。对于背井离乡的农民来说,“回家过年”的浓烈情绪近乎一种宗教情感,他们丢不下留守老家的386199部队(妇女儿童老人)。

然而,当时序挨近年底,辛苦一年能不能拿到薪酬的焦灼的心理把乡愁挤得根本没有位置。在网络上你随便点开一个搜索引擎,输入“民工讨薪”都会得到几十万条相关信息。稍有社会责任感的媒体一到年底都会把民工讨薪当做一道重要的新闻议题在操作。由民工讨薪衍生的一个新词汇则是“跳楼秀”,这个同样由媒体首创的词汇让人心寒、无奈,当民工以自己的生命作为一种救济手段时,它所凸显的恰恰是“权利的贫困”。

作为一种“社会病”,讨薪难题同样需要社会来破解,我们同样看到上到国家总理下到各级政府在为“讨薪”问题做种种努力,试图从制度上解决问题。然而,每一年民工讨薪依然占据了媒体的大部分版面和时间。

每一个出门打工的农民在回乡团圆的路上都要遭遇两条拦路虎,一个是讨薪,一个是春运。讨薪之难不用多说,而春运的拥挤则让人心悸。

当民工拿到并不丰厚的薪酬,他们所要面对的是春运的第一个难题——买票。春运票价上浮让铁道部成为延续多年的众矢之的,2007年年初,当春运票价停止上浮的利好消息甫一出笼,立即成为中国媒体的头条新闻。郝劲松,一个普普通通的名字。随着春运火车票价上浮的取消,这位中国政法大学法学研究生,一时间成了新闻记者的“抢手货”。至于郝劲松在“春运票价不再涨”的决定中起到了什么作用,目前为止,媒体没有确切消息。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宣布取消春运票价上浮是在郝劲松上书铁道部长之后。当高价票取消,买票依然是一个难题,需要安营扎寨才能解决,否则就要“出血”找黄牛党。

要了解中国人的出行拥挤程度状况,必须去坐三种车:上下班高峰的公共汽车和地铁、春运期间的长途火车。且引用一段“流氓”作家的文字:“那种恐怖宛如酷刑,基本上,挤完一轮之后,没怀孕的能怀孕,想堕胎的包管免费堕胎,假若阁下长期便秘,那倒是推荐你经常坐公车,你腹中的农家肥定然应声而出,比挤粉刺还快。”在火车站的超市里,每到春运,成人纸尿裤都卖的很火,有一种纸尿裤的名字给人印象深刻,叫“包大人”。在春运的火车上,上厕所是一种难以享受的奢侈。

当回家团圆的旅途望而生畏,留城过年成为一个时尚选择,而更时尚的选择是成功的打工仔开着自己的私家车风风光光地回乡。

四、我们的年味哪里去了?

如今换一身新衣裳不再奢侈,当鞭炮越来越响亮持久,当礼花越来越绚丽,春联年年在贴,灯笼年年再挂,然而过年的心情却越来越空空荡荡——过年越来越没有年味了。

当物质不再匮乏时,人们发现人情稀薄了。在笔者的老家农村,大年初一必定挨家挨户拜年,叙叙家常,然而近年肯走动的人越来越少。的现在更多的人选择了在最亲近的人之间互动,有的干脆一个电话一条短信就搞定拜年,美其名曰时尚,殊不知,这样的结果是,拜年成了一种形式,而面对面的交流缺乏,人情愈显空洞。技术改变生活,技术同样把心与心的距离拉远。

但年味变淡的原因显然不能归咎于新技术的介入,我们没有时间去享受春节,也缺乏一个“心安是家”灵魂安顿。

先说说时间问题。每年春节期间汇成23亿人次的人流的春运,是地球上最浩大的人口迁徙,在神州大地上浩浩荡荡来回奔波。春节假期法定只有七天,加上各种调休时间,平均不会超过10天,但其中至少有平均两三天时间耗在了路上。真正属于他们休息、娱乐、探亲访友的时间有多少?屈指可数。自然就更没有时间、精力来组织、参与各种各样的社区文化活动──而那些,正是春节文化的主流。把我们过年的每一天日程排一排,不难发现过年其实比平时更为紧张,换言之,我们过年只是在匆匆地走完流程而不是享受一年中这个最隆重的节日。

如果把春节假期延长,流失了的“年味”是否会重新回来,各种民间春节文化活动是否能够回潮?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我们缺的不仅是时间,更缺乏的是“心安是家”那份闲适,一群“生活在别处”的人不可能过好一个农业社会遗留下来的盛大节日。

不凡说,现阶段城乡分割的体制使人们的心永远在别处──在城市时思乡,回乡后又惦记着回城后的工作是否依然稳定。海外华人把春节过成盛大的文化盛宴,其实是他们安居乐业后油然而生的文化寻根所派生出的乡愁。如果我们的民工潮进城后也能很快地在城市安居乐业并融入当地社会,春节文化的复兴与创新也将自然而然不言而喻。

结语:考察中国春节30年嬗变历程,实际上也是从一个小切口里审视这30年来的国运与民瘼,春节的变迁何尝不是一幅现代的“清明上河图”,让人悲欣交集,体味良多。

  评论这张
 
阅读(93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