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带刀客说话

我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圣经》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电视人,新闻报业史独立研究者,专著《纸上的火焰》已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近年来尤关注晚清民国史,继新闻史之后,将研究领域扩展到电影史。

网易考拉推荐

这和怕死无关  

2010-04-19 12:31:4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清早正在睡梦中,被一阵敲敲打打的声音吵醒,听声音似乎就在门外。住在大楼里的感觉就是这样,所有的噪音似乎都在隔壁。觉是睡不成了,穿衣起床,打开门一看,噪音还真的就在门外,只见两个民工正錾取楼梯道上的瓷砖。想起来了,曾经看到物业的人拿一截钢筋头敲过楼梯道上的墙壁,当时我还问他在干什么。他说,瓷砖没有贴实,空的厉害,要重贴。这已经是半年多以前的事了。没想到今天真有工人来了。看来,我家房子的质量还是有人负责的。

洗漱完了,上班,噪音的事也就丢在脑后。在城市里居住,十面噪音已经寻常生活的一部分,就像鱼儿离不开水一样,城市如果没有噪音那就不能叫城市了,至少在中国城市里生活过的人不难达成这样的共识。

忙完一天活,天要黑了,我也回家了。打开住宅楼单元电梯,只见沙尘弥漫,一个人站在对面也会面目不清。因为撬瓷砖,楼道的灯暂时不能用,工人牵了一根电线上来,接的是高瓦数的钠光灯,无数的沙尘颗粒在灯光里漫游浮动,空气里还夹杂着浓烈的烟草味道。虽然楼梯到门口只有两米,我还是掩着口鼻开门。然而让我惊讶的是,这些工人叼着香烟,一边收拾工具一边谈笑风生。他们也下班了。

一进家,老婆拿着抹布就嚷嚷开了:“这灰也太大了,门关着家里都是一层灰。你看看这水。”老婆指着一口塑料盆说。我一看,盆里的水全黑了。“这些人也太厉害了,这么大灰连口罩都不带,真是不想好!”老婆继续说,“这样干长了都得尘肺。”我突然想起老婆在医院上班,似乎带回过几个口罩,“把家里口罩找出来给他们戴戴吧。”老婆从抽屉里一翻,找到口罩,说:“你明天给他们吧。我们真是好人。”

第二天早上,我依然在睡梦中被吵醒,看看表,才7点多一点,这些民工干活真是早。我穿上衣服,洗漱完了,拿了口罩打开门,对三个工人说:“你们停一下吧,送几个口罩给你们用用。这么大灰,可得注意点。”三个工人有点诧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年长的,迟疑了一下接过口罩,有点羞涩的说:“谢谢老板了。吵到你们了。”我说:“没关系,你们带上吧。”“好,好!我们戴,我们戴。”我没多说什么,按了电梯,匆匆上班。

今天的活干得顺利,下班比平时早。当我从住宅电梯里出来,却看到了让我心里很不舒服的一幕:沙尘弥漫,烟雾翻腾中,几个工人在埋头干活,但没有一个人戴口罩。看到我进来,他们有些局促。“你们口罩怎么不戴?”我有些不悦。“戴上干活不方便。”一个眉毛头发全是灰白的中年民工讪讪地说,另外两个工人站在一边,很歉然地干笑。

我没多说什么,开门进家,又关上门。我在门口站了一会,我在想我是不是该生气。这时我听到门外小声的对话声。“这个老板心不错,就是活得太仔细了。”“戴口罩多麻烦,哪有那么多讲究。”“戴什么口罩,这都是城市人有毛病,格外怕死。”门外传来吃吃的笑声。

我没有再听下去,也没有开门和他们争辩一下,这似乎有点小题大作了。但我确实想起了我曾经采访过的一对油漆工夫妻,他们都得了很严重的肺病。在采访中我得知,夫妻两人常年刷油漆,从来不带防护面具,虽然他们也知道应该戴,但总觉得不戴也不会有什么大不了,就这样一年一年过去,厄运就真的降临了。夫妻俩后悔而凄惨的表情至今镌刻在我的脑海。我是不是该跟这几个民工说说这对油漆工夫妻的故事,而他们能不能听进去呢?

  评论这张
 
阅读(81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