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带刀客说话

我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圣经》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电视人,新闻报业史独立研究者,专著《纸上的火焰》已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近年来尤关注晚清民国史,继新闻史之后,将研究领域扩展到电影史。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上的报料(微博选之三)  

2011-11-24 20:20:08|  分类: 历史散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国45年,蒋介石70大寿,《中央日报》社征文为总统祝寿。报社负责人胡建中打电话给胡适,请他写一篇文章为总统寿。胡适写了一篇文章寄给他并附有一信说:“我量你不敢登!”文章的意思是希望蒋无为而治,不要管太多的事情。胡建中看了文章感到很为难,请示蒋,蒋说,可以照登,让他去讲好了。

徐宝璜在《新闻学》里说:若仅代表一人或一党之意思,则机关报耳,不足云代表舆论也。新闻纸亦社会产品之一种,故亦受社会之支配。如因愿为机关报,而显然发表于国民舆论相反之言论 ,则必不见重于社会,而失其本有之势力。

太炎被羁北京,有转求袁世凯最亲信张秘书者,为之缓颊曰:“袁总统挟有精兵十万,何畏惧一书生,不使恢复自由乎?”张瞋目答曰:“太炎文笔,可横扫千军,亦是可怕的东西!”

“民治制度的本身便是一种教育。人民初参政的时期,错误总不能免的,但我们不可因人民程度不够便不许他们参政。人民参政并不需多大的专门知识,他们需要的是参政的经验。民治注意的根本观念是承认普通民众的常识是根本可信任的。‘胡适70年前说的,今天居然还不过时。一小撮人走进新时代,我们还没有。

1958年北戴河毛说:法律这东西没有也不成。但我们有我们这一套,不能靠法律治多数人。民法、刑法有那么多条,谁记得了?宪法是我参加制定的,我也记不得。我们基本上不靠那些,主要靠决议开会,一年搞4次,不能靠民法、刑法来维持秩序。我们每次的决议都是法,开一个会也是一个法。

李剑农评袁世凯:袁世凯最忌有能力而又有操守的人。因为有能力而又有操守,便不肯作他个人的私党,受他的牢笼指挥,便是他切身之敌。他一生的本领,就是使贪使诈;他最大的罪恶也是养成社会贪诈之风,务使天下的人才,尽腐化于他的烘炉中;至于揽权窃位,犹其罪恶之小者。

1908年冬,张季鸾从日本回国,朋友井勿幕几次劝他加入同盟会,都被婉拒。他认为自己是个文弱书生,立志当一名新闻记者,以文章报国,“做记者的人最好要超然于党派之外,这样,说话可以不受约束,宣传一种主张,也易于发挥自己的才能,为读者所接受。”

"中国必须有终身之新闻记者": 1922年张季鸾到北方进入孙禹行将军戎幕,这是他人生中第二次从政。陈布雷听说后驰书敦劝,“今日政治之事,得先生一人不加多,然舆论界万不可无先生,援招隐之义,敢以重回故业为请”。张季鸾回书说:“且请拭目俟之,中国必须有终身之新闻记者,舍我辈其谁。”

陈布雷担任记者的时候常写时评,动笔之际必须连续不断地吸烟,喝浓茶,吃馒头,三件东西下肚,掷地有声的文章也就完成了。有人因他直言不讳,而劝他不妨用曲笔,他说:“主笔不吃官司,不是好主笔”。这句话应该来自戴季陶,戴曾说:“主笔不入狱,不是好主笔。”戴和陈曾同在《天铎报》任笔政。

吴鼎昌曾告诉徐铸成:在清末民初时,有一股思潮,认为不仅新闻记者应超然物外,不与任何党派结缘,就是搞金融实业的人也最好“独立”于党派之外。《报人张季鸾先生传》34页。徐铸成著。

1910年,请开国会运动,三次请愿活动均遭弹压,为首者温世霖发戍新疆。梁启超说:“现今之政治组织循而不改,不及三年,国必大乱,以至于亡。宣统八年(1916年)召集国会,为历史上必无之事。”他预言将来字典上必无“宣统5年(1916年)四字连属成一名词者。”他认为清政府已无药可救,必须推翻。

 “因为国会是人民同政府合手商议事情的地方,向来我们中国,一切政事不准人民掺言,也不教人民知道。列位想想,这们大的中国,这们多的事情,只凭着三五个作大官儿的,能够办的好不能呢?就不必说徇私舞弊啦,……必得国家的大事叫一国人同办才好。”不许联想,这是1910年《大公报》上的白话文章。

辛亥年冬,吴鼎昌出任由大清银行改组的中国银行首任总经理,他向孙中山轻视:“准备发行的中国银行钞票有两种图案,一是用您的头像,一是用周公的。钞票的头像,不一定表示尊敬,是一种信用久远的象征,而周公是历史上最注意理财的政治家。”孙中山听到这里,马上说:“这就决定采用周公的头像吧。”1927年前,中国银行的钞票一直采用这个图案。

严复老头的话保鲜一百多年,至今未变质:秦以来只为君,正所谓大盗窃国者耳。国谁窃?转相窃于民而已。既已窃之矣,又惴惴然恐其主之惑觉而复之也,于是其法与令猬毛而起,质而论之,其什八九皆所以坏民之才、散民之力、漓民之德也。

字林西报对“苏报案”庭审做了全程跟踪报道,保留了完整的庭审记录,章、邹的律师如此陈述:我们都有权利,中国对此也不会否认,每个人都有权利自由思想,每个生活在文明国家里的人都享有这个权利,我希望中国也应允许国民享有这项权利,使自己跻身文明国家行列。读这段史料让人恍惚,仿佛刚刚才说的。

陈寅恪说:我决不反对现在政权,在宣统三年时就在瑞士读过资本论原文。但我认为不能先存马列主义的见解,再研究学术。我要请的人,要带的徒弟都要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不是这样,即不是我的学生。

  评论这张
 
阅读(8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