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带刀客说话

我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圣经》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电视人,新闻报业史独立研究者,专著《纸上的火焰》已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近年来尤关注晚清民国史,继新闻史之后,将研究领域扩展到电影史。

网易考拉推荐

《陷巢州》:一部夭折的庐剧电影  

2012-02-23 21:21: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严凤英主演的电影《天仙配》让黄梅戏红遍大江南北,跻身中国5大剧种之一。然而,鲜为人知的是,流行于合肥及周边地区的庐剧也曾有一次走向全国的机会,庐剧《陷巢州》一度筹备拍成电影,不料一股政治寒流突然席卷全国,《陷巢州》被打为“毒草”,拍电影的事再也无人提起。

 

 

当巢县庐剧团在一个乡镇演出结束转移到另一个乡镇,总会有小伙子自愿担当义工为剧团打杂,挑送行李,走上几十里乡路毫无怨言。剧团的人很清楚,这些小伙子是想多看几眼他们的偶像——庐剧团的当家花旦李道周。那个时候没有剧照,想看明星只有到剧团里来。义务劳动的收获远不止于看上一眼,“李道周都跟我说话了。”“我跟李道周在一张桌子上吃过饭。”小伙子们回到村子里,会有不凡的资本在村子里吹嘘,这种荣耀是可以保持相当一段时间的。

这就是几十年前巢湖周边乡村年轻人淳朴羞涩的追星方式,他们不会想到今天的粉丝逮着偶像就会来个熊抱,这世界太疯狂了。他们的梦想只是能看一眼,再多看一眼。

这些粉丝如今已垂垂老矣,他们还记得李道周扮演的焦玉姑,那是巢县庐剧团的品牌剧目《陷巢州》的主角。

通过巢湖文化研究会会长黄鹏程先生辗转联系,我们终于找到了李道周在巢湖市的家。70多岁的李道周因为前段时间摔坏了腿,行动有些不便,但从干净清秀的面容上依然能看出这位安徽庐剧四大名旦当年的风采。

几年前,由李道周牵头,原巢县庐剧团的同事们发起成立了“巢湖梨园剧社”。我们《巢湖行》摄制组很想还原当年《陷巢州》的一个演出片段,让人文历史系列片《巢湖行》有一个大气抢眼的开篇。但是,没有舞台,也没有一个稍微宽敞的活动场所,剧社的每一次聚会都只能在李道周的家里,不到二十平米的客厅就是他们重温旧梦的舞台。我们的采访拍摄也只能放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连摄像机想换一个角度都难以实现,只能拎在手里或扛在肩上,牺牲镜头的稳定性。

李道周在我们的镜头前演唱了《陷巢州》的经典片段《哭潭》。

“闻哥哥死龙潭我魂飞天外,哥哥!遍寻哥哥哥不在,只见碧血染枯台……”

如果我的镜头能够穿梭飞翔,我很想拍出这样的画面:狭小的居室内,几位老艺术家紧挨着坐在长沙发上,拨动琴弦,挥舞琴弓,满脸沉醉的表演,演唱者眼神凄切,唱腔悲凉。镜头从窗户飞出,在空中升起,一个老旧的居民楼,一片老旧的小区,然后是嘈杂喧嚣的街区,车水马龙的世界。

这是一个充满隐喻的长镜头。《陷巢州》只能复活在几个当年演出者的生活世界里。

 

二、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戏剧艺人翻身解放,1953年,巢县庐剧团成立。当时人心振奋,各种新剧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巢县庐剧团也思有作为。几位民间艺人根据巢湖民间传说“陷巢州”编创出最初的剧本雏形,虽然难免粗糙,充满水词,但公演之后,依然大受当地民众的欢迎。1958年开始在合肥演出,受到省市领导的关注,邀请一些专家学者参与修改完善。他们参考《巢县志》、《搜神记》、《青琐高议》等诸多资料,将银屏牡丹、姑山、姥山、中庙等传奇故事融入剧本。剧团指导员李乐群,对剧本更是精雕细刻,有时演员在上台前一刻,他忽然想到一句好词,或一个更有表现力的动作,立刻督促演员现学现演。

一个精益求精的创作团队,再加上转学多师的演员共同成就了一部好戏。主演李道周当时不过是一个19岁的姑娘,但初中毕业的她悟性好,爱钻研,不放过任何一次学习提升自己的机会。1957年,她被选派到上海的演员讲习班学习,梅兰芳、程砚秋、俞振飞、盖叫天等大师亲自给她们授课。每天上课、练功、看戏、研讨,广泛接触名演员,观看名戏曲。在向大师们虚心求教的同时,她深入民间,在各种民间小调中汲取营养,让自己的表演更加丰富生动。在三十年的演艺生涯中,她在舞台上塑造了众多人物形象,但最成功的角色当属《陷巢州》中美丽善良的焦玉姑,使她成为家喻户晓人人喜爱的庐剧花旦。

经过数年打磨,《陷巢州》成为巢县庐剧团的当家戏,也是安徽省代表戏之一。安徽在对外交往中,招待客人的最高待遇就是看两部戏,黄梅戏《天仙配》和庐剧《陷巢州》。时任安徽省委书记的曾希圣在看了《陷巢州》之后,准备将这台戏推荐进京演出,满怀信心要把这台戏拍成电影,像电影《天仙配》一样推向全国,成为安徽的一张的文化名片。为此,他专程到上海与上海市委书记、也是安徽人的施庆柯商量,请求上海电影制片厂给予支持,尽快把《陷巢州》搬上银幕。而当时安徽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兼文联主席赖少其,曾在上海市文联担任过副主席,上海文艺界熟人多,他一有机会就向上海熟人宣传《陷巢州》,说庐剧《陷巢州》可以和越剧《白蛇传》相媲美,如果拍成电影会更好看。更加无巧不成书的是,当时上海市委宣传部部长陈其吾就是巢湖人。趁回家乡巢湖休假,陈其吾特地抽空观看了庐剧《陷巢州》,大加赞赏,当即指示调沪演出,家乡人、家乡戏,对将此剧拍成电影自是全力赞成。安徽、上海的书记、部长们想法一致,很快就和上海电影制片厂达成协议,把庐剧《陷巢州》拍成电影。李道周回忆,当时道具服装都是在苏州定制的,只等着开机拍摄了。

《陷巢州》:一部夭折的庐剧电影 - 带刀客 - 带刀客说话

 

《陷巢州》:一部夭折的庐剧电影 - 带刀客 - 带刀客说话

 《陷巢州》剧照

 

然而,正在此时,一股政治寒流席卷而来,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拍电影的事成了泡影,《陷巢州》被打为“大毒草”,禁止上演。那些崭新的道具服装全部砸烂烧毁。女主角李道周也被勒令靠边站,一个女演员最成熟最美好的演艺时光被白白浪费,当她再次登上舞台时,已经45岁了。

几十年过去了,尽管在文革后的1979年,《陷巢州》重登舞台并在省城合肥引起极大轰动,到了一票难求的地步,但拍摄电影的事再也无人提起。无论是剧本的作者、演员,还是当年推动拍电影的安徽、上海两地的领导,庐剧电影《陷巢州》的夭折都是刻骨铭心的遗憾。诚如后来《巢湖日报》上的一篇忆旧文章所说:“一部好戏就能救活一个地方剧种、一个剧团;能鲜活一方文化,成为一方财富。假如当年《陷巢州》能搬上银幕,庐剧历史或许就要改写,巢县庐剧团或许就不会被撤销,巢湖名气或许比现在要大得多。”

 

附录:《陷巢州》剧本故事梗概:

古代,旱魔天女魃在巢州地方恣意作恶,制造干荒。州伯黄霸天趁机搜刮民脂民膏,残害百姓。一日,他以祈雨为由,在天女庙内设坛将民女焦玉姑焚身祭天。时值小白龙路过巢州天界,目睹人间惨状,顿起恻隐之心,遂违犯天规,普降甘霖,使焦玉姑免遭殒身。此举触怒了天女魃。魃为加害小白龙,骗取了天帝敕指,将小白龙削职拔鳞,打落凡尘,惩戒百日。小白龙遍体鳞伤,哀声于道,幸遇玉姑母女相救,寄居玉姑家中养伤,并改名白凌云,与玉姑结为兄妹。

为使玉屏山一带免除旱荒,拯救黎民百姓,小白龙又夜开龙潭,使枯潭生津,荒山吐翠。黄霸天欲霸占龙潭,被小白龙挫败,怀恨在心,故在天女庙内设下机关,企图谋害白凌云。此时天女魃唯恐小白龙惩戒期满回天,揭露她的阴谋,再次欺骗天帝,二请敕指,率天兵天将,将小白龙腰斩于龙潭。

黄霸天欲霸占焦玉姑,愤怒的玉姑与之巧妙周旋。玉姑惊闻小白龙遇害噩耗,哭倒在龙潭边。小白龙托梦玉姑,在玉姑的帮助下,小白龙得以重显威灵,返回天庭,沉冤终于昭雪,并携来天河之水将巢州沦陷为湖(即巢湖,因玉姑母女姓焦,亦名焦湖),使黄霸天、天女魃一伙葬身湖底。玉姑母女因舍己救人,自身未能脱险,化作姑山、姥山矗立湖中——传为千古佳话。

 

 

 

  评论这张
 
阅读(59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