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带刀客说话

我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圣经》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电视人,新闻报业史独立研究者,专著《纸上的火焰》已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近年来尤关注晚清民国史,继新闻史之后,将研究领域扩展到电影史。

网易考拉推荐

返回乡村现场  

2012-03-14 21:09: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带刀客

    3月2日,天气阴沉。我和三个比我老的老男人却心怀喜悦,坐车直奔南京江宁去追星。这颗星不是别人,乃谐趣水墨画家吕士民,他正在南京东晋博物馆举办一场以乡村记忆为主题的谐趣水墨画展。

返回乡村现场 - 带刀客 - 带刀客说话

 吕士民/作

    吕士民的名头无需多言,你没见过他的人,一定见过他的水墨漫画。我关注吕士民就是从在报纸上读他的漫画开始的,每次看完总是一乐,隔几天再看,还是可乐。钱钟书先生说过,“鸡蛋好吃,何必要见到那只下蛋的母鸡呢?”这是学界泰斗的谦虚幽默之语,对于读者而言,如果一种鸡蛋味道可口,心存感念,去追踪那只下蛋母鸡也是人之常情。

    第一次见到吕士民这只“老母鸡”是在省民俗学会的年会上,一个头发花白的瘦高个老人,其形象也很入漫画的格。在这次年会上,此老展示了他的一幅傩戏水墨画,人物造型稚拙可爱,用色热情浓烈,一看就是中国风、中国味。

    后来,在吕老的画室里,他告诉我,他正在创作一百幅乡村记忆的系列画,画得很慢,常常是画完了,又想到了更好的表现方式,于是推倒重来,一而再再而三,直到满意为止。吕老下笔向来是很快的,极少失手,但乡村记忆系列却画得相当慢,称得上是水墨“慢”画。在画室里,他展示了其中几幅,有“唱大戏”、“媒婆”等等,从色彩、构图上就能看出他画得用心用力。

    不久,一本《乡村记忆》的画册面世,翻看,但很不满足,我更想看到原作。而此时,吕老师已经被南京的一所艺术院校挖去做客座教授,虽然他的艺术根据地在广袤的皖北大地,但艺术哪有地域之分呢?果然,这些佳作的第一次亮相放在了山水相连人文相亲的南京,于是就有了四个老男人的追星之行。

    走进东晋博物馆展厅,八十幅新作让我顿生老饕餮面对满桌佳肴之感。从头到尾细细读过,勾起了很多乡村生活的回忆。

    在《斗鸡》图前,我站得最久。现在的70后男人,如果生长在农村,一定记得当年放学回家,找块空地,书包一丢,手心手背分开阵营,就开始一场斗鸡大战,常常是斗得满脸通红,汗流浃背,金乌坠下也不肯离去,直到家人来喊回家吃晚饭。我记得有一次因为恋战,我父亲亲自来找,当时“战斗”激烈,父亲黑着脸在一旁观战我居然没有发现,直到同伴提醒,才赶紧放下腿,拎起书包灰溜溜地回家。如果我能有吕老的那支生花妙笔,一定要把这个情景画下来。一个满头大汗的少年低眉顺眼地拎着书包,旁边站着一个黑着脸的父亲,远处几个孩子抱着腿还在进行“战斗”,再远点,是半个夕阳。画的名字我都想好了,“你爸爸喊你回家吃饭”。

    有观众说,吕士民的画能与读者进行交流,这是他区别于别的画家的一个鲜明特色。我以为这是解语。乡村记忆系列里所画多是已经消失了的生活场景、消失了的老行当,将我们重新领回乡村现场。

    在《叫魂》图前,我想起了乡下的母亲。母亲就这样为我叫过魂,甚至在我把她接到城里小住,她还在小区里为我叫过魂,引得邻居纷纷侧目,我赶紧下楼把她喊了回来,为此,母亲还颇为生气。叫魂是母亲的专利,而我粗暴地干预了爱子之心的表达方式,粗暴地以为它不适合城市,只能保留在日益沦陷的乡村。

    重返乡村现场显然不是画者的目的,实际上是对某种消逝了的乡村情感的重温。情感才是打动读者的子弹,否则这些画作仅仅是消逝民俗的平面展示而已。

    我注意到,评论画家的词汇通常都有笔法老辣、构图凝练、人物表情准确丰富、诙谐夸张等等,我以为这些评论用在吕士民身上都合适,但却不够。就好比你评论一个作家说:“这人会写字。”技法只是一个门槛,可以通过勤学苦练跨过去,而情感不是练出来的,它是作者的爱与忧愁、欢愉与悲怆,在这个世界上他属于艺术家的独一份。正是依赖于这种独一份的情感,吕士民重构了一个属于回忆的乡村世界。在他的画作中,儿童是绝对主角,以儿童的眼光打量世界,这个世界显然也会是有趣的、喜感的。这种风格的绘画作品必然会喜闻乐见、广受欢迎。在一个缺乏信仰的时代,我把有趣和美当成信仰的替代品,我想吕士民也是。让吕士民回忆乡村,我们看吕士民,岂不快哉!

    水墨韵味,漫画精神,由此构成独具特色的谐趣水墨,如此独辟蹊径,在中国,吕士民可能是第一人,至今无人能出其右。专事水墨画的不会像他那样有趣率真,而专事漫画的又不会像他那样平和内敛。吕士民游走于水墨与漫画之间,在画坛上难以归类,很难说他本人的内心就没有强烈的冲突。静观他的最新作品,一个鲜明的印象是水墨的韵味加强了,画面比以前更为饱满丰富,意境更为悠远。一幅《合作》图最值得重视,简洁凝练的白描线条将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三位大师刻画得极为传神,这是否是一个重新审视传统的信号,一个画风转型的开始,他是否想突破漫画家的框框,回归水墨的阵营,追求水墨营造的大俗大雅新境界。

    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3月14日《新安晚报》

  评论这张
 
阅读(8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