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带刀客说话

我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圣经》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电视人,新闻报业史独立研究者,专著《纸上的火焰》已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近年来尤关注晚清民国史,继新闻史之后,将研究领域扩展到电影史。

网易考拉推荐

写字、喝酒、读黄宾虹  

2012-05-16 14:59:45|  分类: 涂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日得空依旧写两幅字,临《龙门二十品》。写的太拘谨,气息涣散,不好意思贴上来献丑,直接扔进垃圾桶了。坐在书房里看以前收集的书画书籍,偶然看到《中国书法》杂志上刊登的新出土的秦朝竹简,一下子眼睛就直了,抽出一张纸,悬腕临写,看不清的字就跳过去,居然写成一幅。挂起来,看一看,虽笔墨控制欠佳,但总体感觉不错,有点神采,可以一贴。

 

写字、喝酒、读黄宾虹 - 带刀客 - 带刀客说话

  昨晚应一老哥之邀,说请来北京的一位书画家,一起来喝酒。于是跑过去,喝了一缸酒。画家名杨应华,池州人,九华山有他题写的匾额。欲了解,可上网去查,此处不赘。喝完酒,杨老师一捋胳膊就干起来,先试笔,书篆书“金石同寿”,苍劲,金石味十足。写完就撕了,不满意。再写再撕,看得我目瞪口呆,在我眼里都是上佳作品。终于写了一幅,没撕。拿手机拍了一张欣赏,融合了多种书体,自成一貌。
写字、喝酒、读黄宾虹 - 带刀客 - 带刀客说话
给我写了一幅“勤能补拙”,连撕四次,第五次书写完四字,我说这次不会撕了吧。杨老师说,叫我撕我也不会撕。看来他本人很满意。这次写的大篆,正是我喜爱的书风。可惜光顾看了,没拍照。就不贴了。
  有老师再侧,自然要请教一二。他建议我读读《黄宾虹画语》。
  上午找到该书PDF电子版,浏览一过,很多地方似懂非懂,毕竟是大师。有些精彩语录,摘抄下来,慢慢消化。这里贴几条。有同好者可以共欣赏。
  
  画有三:一、绝似物象者,此欺世盗名之画;二、绝不似物象者,往往托名写意,亦欺世盗名之画;三、惟绝似又绝不似于物象者,此乃真画。
  ——1952年答“妙在似乎与不似之间”
  
  前哲之真迹,合造化之自然,用长舍短。古人言“江山如画”,正是江山不如画。画有人工之剪裁,可以尽善尽美。
  ——1954年《九十杂述》稿
  
  山水画乃写自然之性,亦写吾人之心。山水与人以利益,人生息其间,应予美化之。
   ——1951年致友人函
  古人画诀有“实处易,虚处难”六字秘传。老子言,知白守黑。虚处非先从实处极力不可。否则无由入画门。
   1948年12月
  中国画讲究大空小空,即古人所谓密不通风,疏可走马。
  疏可走马,则疏处不是空虚,一无长物,还得有景。密不通风,还得有立锥之地,切不可使人窒息。许地山有诗:“乾坤虽小房栊大,不足回旋睡有与余。”此理可用之于绘画的位置经营上。
   ——1952年对弟子语
  
  看画,不但要看画之实处,还要看画之空白处。
   ——1948年对弟子语
  
  后世学者师古人,不若师造化,有师古人而不知师造化者,未有知师造化而不知师古人者也。
   ——1938年《梁元帝松石格诠解》稿
  
  粗笔之画,远看如工笔,近看则笔墨分明,其法不乱为上乘。
  工笔之画,远看如粗笔,近看不柔媚造作。故好画虽粗而不乱,虽工而不软弱。
   ——1948年对弟子语
  
  内美外美,美既不齐,丑中有美,尤当类别。
   ——1947年《中国画学史大纲》稿
  
  画山水要有神韵;画花鸟要有情趣;画人物要有情又有神。图画取材,无非天、地、人。天,山川之谓;地,花草虫鱼翎毛之谓,画花草,徒有形似而无情趣便是纸花。画人最复杂既要有男女老幼之别,又要有性格之别,更要有善恶喜怒之别。
   ——1953年答弟子问《画学篇》之义
  
  意远在能静心,境深尤贵曲,咫尺万里遥,天游自绝俗。
   ——1954年题山水册
  
  善撰文者常谓写文章不易,善做诗者常谓诗不易做,善作画者常谓作画极难。此理所当然,若感到撰文、做诗、作画容易,便难进步矣!
  遇难事如在深山遇虎豹,不能胆怯,要学武松,过得景阳冈,便可到家。学画之道也如此。
   ——1948年对弟子语
  
  游黄山,可以想到石涛与梅瞿山的画,画黄山,心中不可先存石涛的画法。王石谷、王原祁心中无刻不存大痴的画法,故所画一山一水,便是大痴的画,并非自己的面貌。但作画也得有传统的画法,否则如狩猎田野,不带一点武器,徒有气力,依然获益不大。
                                                            ——1948年对弟子语
  
  今人生于古人之后,若欲形神俱肖古人,此必不可能之事。画家临摹古人,其初唯恐不肖,积有年岁,步亦步,趋亦趋,终身行之,有终身不能脱其樊笼者。此非临摹之过,因临摹其貌似,而不能得其神似之过也。貌似者可以欺俗目,而不能邀真赏。
                                                                                           ——《九十杂述》稿
  
  画非渴笔不苍,又非渍笔不润。
                                             ——题画《白龙潭》
 
  评论这张
 
阅读(4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