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带刀客说话

我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圣经》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电视人,新闻报业史独立研究者,专著《纸上的火焰》已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近年来尤关注晚清民国史,继新闻史之后,将研究领域扩展到电影史。

网易考拉推荐

范长江离开《大公报》真相  

2012-08-03 11:3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骥

        范长江(1909-1970,原名范希天)成名于20世纪30年代的《大公报》,以“中国的西北角”系列报道名扬天下。他于1938年离开《大公报》并转而投向中国共产党的新闻事业。后来担任过新中国的新闻总署副署长、《解放日报》社社长、《人民日报》社社长等职。“文革”期间,范被视为“异见分子”惨遭迫害,开始被长期羁押。1970年,终于忍受不了迫害,在河南确山全国科协“五七干校”跳井自杀而死。
    关于他离开《大公报》的一段历史,究竟是出于何种原因?个中真相如何?至今仍然是史学界的“悬案”。


    去年,为了纪念范长江诞辰100周年,群言出版社出版了于友老先生的《解读范长江——记者要坚持真理讲真话》一书。书中对范离开《大公报》的原因略有涉及,但缺点是照搬范长江自己的叙述,稍嫌单薄。笔者近日有幸读到台湾学者陈纪滢的文章《记范长江》,其中详细记述了范长江离开《大公报》的经过。因为陈先生曾经与范共事于《大公报》,也是范离开《大公报》事件的直接参与者;而于先生作为范的晚辈,在范离开《大公报》之后才与范结识。因此,陈纪滢的文章颇有借鉴性意义,笔者特在此将三方说法一一陈列,以飨读者。


  我们先来看看于友先生在《解读范长江》一书中关于此事的叙述,一共有五次,分别如下:
  第一次——
  “1938年1月。长江要报社发表他批判蒋介石‘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主张的政论,遭到拒绝,不久之后长江就离开《大公报》。”(页9)
  第二次——
  “为反对国民党宣扬专制独裁的政治方针‘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撰文了题为《抗战中的党派问题》的文章;由于报社的领导人拒绝刊登,双方发生了政见冲突,长江坚持自己的主张,终于在半年后脱离报社。”(页60)
  第三次——
  “1938年1月是抗日战争初期,长江写作政论《抗战中的党派问题》,强烈反对蒋介石‘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那套专制独裁主张,要求实现民主团结。由于《大公报》拒绝刊用,长江因此退出报社。”(页64)
  第四次——
  “1938年长江同志写了一篇题为《抗战中的党派问题》的文章,反对国民党‘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法西斯宣传,《大公报》的老板胡政之拒绝发表,而且要求长江改变态度,作为继续在《大公报》工作的条件。长江因此同胡政之他们冲突起来,终于脱离了《大公报》。”(页70)
  第五次——
  “1938年冬,长江与《大公报》老板之间因政见不同,发生了冲突。老板不许长江发表同情中国共产党的文章,长江愤而辞职。”(页86)
  这五次叙述,大同小异,无非是引述范长江自己的话。


  所以,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范长江自己关于这段历史的叙述。他在于1969年所写“交代材料”《我的自述》中是这样说的——
  一九三八年秋,蒋介石提出“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反动反动政治纲领,以反对中共提出的取消国民党一党专政,实行各抗日党派民主团结,以坚持对日抗战的方针,一时武汉的反动政治空气,甚嚣尘上。我为《大公报》写了一篇《抗战中的党派问题》的社论稿,反对上述“三个一”的反动纲领,主张各抗日党派民主团结。这篇稿子在付印前被总编辑张季鸾发现了,他大为震怒,扣下了我的文章,由他另写一篇拥护“三个一”的文章。张季鸾随即和我正式谈判。他第一次对我明确表示:“《大公报》要完全以蒋先生的意见为意见”,我说:“《大公报》应以全中国大多数人的意见为意见。”他说:“你是《大公报》的人,你应以《大公报》的意见为意见。”我说:“我是中国人,我应以中国大多数人的意见为意见。”我和《大公报》在政治上就因此闹翻了。……在这时,我已决心脱离《大公报》,胡政之(《大公报》的另一老板——笔者注)装着不知道我和张季鸾的原则争论,……提出:“……你要放弃拥护中共的态度,要无条件地拥护蒋委员长!”……我当时立即斩钉截铁地表示,我不能改变我的政治态度,我也不能再在《大公报》工作。我立刻站起来走了,把《大公报》的记者证等当时退给经理部。从此,我就离开《大公报》。


  若照范长江所言,他离开《大公报》之举何其伟岸!大有拍案而起、拂袖而去之意。为了他所坚持的理想,不惜丢掉《大公报》(其影响力,比之今天的《南方周末》,有过之而无不及。——笔者注)的“金饭碗”,大义凌然,“罢官而去”。
  可是,大家若再读读陈纪滢先生的回忆,大概会和我一样,立刻把“伟岸”改成“猥亵”——这段历史实在是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引发,根本不如范长江所说的波澜壮阔、惊心动魄——
  二十七年(1938年)四月……长江绕道陇海路回到武汉。他接受了英雄式的欢迎宴会。……席间少不了称赞他与道辛苦。这也本是一种礼貌与常情,他却表现得骄盈万状,喜形于色。……不久,编辑部就有传言,说长江对(王)芸生提出抗议来了:“不应该删改他的稿件,更不应该扣留他的通信。”……这桩事,闹了几天,也就罢了。不料,又传出长江发出上夜班的要求。……他熬了两夜下来(每天自下午九时起到次晨二时半止)大呼“吃不消”,呵欠连着打、鼻涕也流下来了!第三天,他就向芸生告饶,说道:“我不能再出卖健康了!”……
  消息立刻传到季鸾先生的耳中。季鸾先生是一个大学问家,素有深厚修养,从来对人对事,不形诸于色。这次,我则见他盛怒不息,一进入那间小编辑部,就自言自语地说:“出卖健康?我们出卖了一辈子健康,从来没有怨言,他只作了两天就受不了,叫他走!”……“给长江结算一下他的帐目,让他立刻离开报馆!” ……
  第二天早上八时,我照常到我小局长办公桌前去执行日常职务,(陈纪滢的正职是邮局局长,记者只是副业。——笔者注)没料将近九时许,从门外走进来了三位客人,为首的是长江,紧跟着是徐盈、子冈夫妇。……长江首先发言:“陈公,……您听说了吧?报馆要我离开!”“唔,昨晚我就听说。”我坦然告知。“这都是芸生搞的鬼!他嫉妒我!”又说:“陈公,你评判评判谁是谁非?我给《大公报》卖了这么大、这么多年的力气,说走,就叫我走,没有那么容易!”他满怀激怒、愤愤不平的样子。……“陈公,现在你、我和徐盈夫妇是《大公报》的要角,它缺了咱们四个会立刻垮台!今天他们赶我走,明天也可能赶你们走,与其让他们赶,不如咱们先撤退,给它一个措手不及!”我一听,暗暗好笑,原来他是拉我以“罢工”来支援他。……“《大公报》,岂有此理!一翻脸就不认识人,太可恨了!”


 “希天兄,您先不必着急,以您今天在新闻界的声望与地位,可以说无往而不利,您若真的离开《大公报》了,争着聘请您的,必大有人在。所以,在原则上,您不必担忧《大公报》把您解雇。至少,我还不行。……虽然如此,您千万不要误解,以为咱们四个人一‘撤退’,《大公报》就立刻垮台。不会的!《大公报》可以三篇文章捧出一个记者来。您应该知道,文章是您写的,但登出来的则是编辑先生润色过的。第一篇文章,可能没引起读者的注意力,等刊出第二篇时,则引起读者的注意了。当第三篇文章刊出时,读者印象加深,于是写文章的人便在读者心目中有了地位。……您别以为你我的文章怎么了不起,完全是沾报纸的光;试试看您的大作若登在别家报纸上,有没有人看?我们是沾了报纸的光,不是报纸靠我们出名的。当然,您我若是痴才,不堪造就,就是勉强把文章登在报纸上,也是白搭。这就叫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不过你们三位,都比区区为高,确是实情。我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希天兄,你们三人是目前报社中要角,我绝对不是。我也没有资格跟你们向报馆要价钱,因为我还是一个兼职的客卿。在工作意义上,我仍然是友情关系,在职位上,我应恪守一个属员关系。万一闹不好,我还是守旧的办法:合则留,不合则去。千万莫误解,我们有动摇社本的力量。今天想进《大公报》的青年无虑百千;专家学者想与《大公报》扯上关系的,不可胜数,怎么会因二三人之离职,会使《大公报》垮台呢?而且,今天人家尊敬我们,完全因为我们尚在报馆工作,一旦离开,就不同了。如不相信,慢慢看。”


  按照陈纪滢的说法,这就是范长江离开《大公报》的经过,完全无关民族大义、党派意见,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就被狼狈地赶出了《大公报》。而他自己呢,还愤愤不平,想拉几位同事下水,企图“颠覆”《大公报》。


  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对同一件事,共产党有共产党说法,国民党有国民党的说法,莫衷一是。但是不是因为我们无法得知真相,所以我们就干脆不去探寻历史了呢?非也。恰恰相反,这才是历史的可爱之处,在故纸堆中摸索,“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不仅是关于范长江的这段往事,关于近代史上的许多事,都应该有更多史料出版才好。

  评论这张
 
阅读(70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