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带刀客说话

我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圣经》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电视人,新闻报业史独立研究者,专著《纸上的火焰》已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近年来尤关注晚清民国史,继新闻史之后,将研究领域扩展到电影史。

网易考拉推荐

爱国的夜壶阵  

2012-09-13 10:24:14|  分类: 新闻学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带刀客 

大事发生的时候,都是媒体角力的时候。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上海滩的报纸竞争进入白热化,为求报纸大卖,甚至到了不择手段、制造假新闻的地步。

造假新闻的报纸是出世才一年的《新闻报》,老板是丹福士,CEO名斐礼思。当时,《申报》和《字林沪报》两大报业巨头将读者市场瓜分殆尽,尤其是《申报》在江南一带就是报纸的代名词。《新闻报》要想在上海滩站稳脚跟,不出奇招怪招是不行的。有关《新闻报》的营销策略可以写一篇很长的论文,对今天的媒体营销也不无裨益,但为了节省笔墨,还是直奔主题吧。

甲午战起,最大的新闻热点无疑是战事进程。在战前,中外军事观察家一边倒地认为,日本挑衅清国无异以卵击石,必败无疑,就连知识分子景仰的《万国公报》也鼓吹大清国应该狠揍日本。但战争的结果证明这些乐观的军事观察家全是乌鸦嘴,其中一位在一百多年后转世改名张召忠。当时,上海滩的报纸还没有派遣战地记者一说,各家报纸都依据外电报道战况,谁也没有独家新闻。这些外电译稿表明天朝的钢铁长城充其量是刷了一层铁锈的大理石,一碰就碎。天朝节节败退的新闻点燃了爱国读者的怒火,但怒火指向的不是内瓤窳败的朝廷,而是报道败绩的报馆。他们给《申报》写信,骂他们“助敌”,更有爱国商人愿意出钱刊登“倭寇大败”的新闻。《申报》似乎没有动心,要不然报业史上会记上一笔。但《新闻报》CEO斐礼思没那么多新闻禁忌。他从民众渴望胜利的心理中看到金光闪闪的商机,不等爱国商人出资,他主动命令本报编辑杜撰清军胜利的消息,而且编得有鼻子有眼,其中编出来的清军用“夜壶阵”痛击日军的段子,最让爱国者拍手称快。这些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的假新闻,极大满足了读者掩耳盗铃的扭曲心理,缔造了报纸营销史上的奇迹,每天的《新闻报》不到中午就被抢购一空,第二天增印昨天的报纸,依然一抢而空,有多少爱国者在读着假新闻的时候,为飘扬的黄龙旗骄傲自豪。短短一年,《新闻报》成长为上海滩鼎足而立的三大报纸之一,假新闻功不可没。

《新闻报》编造出来的“纸上的胜利”,契合了蒙昧的爱国心理,为民众喜闻乐见,流布极广,甚至被人制成画片,在城乡间广为销售。后来的北大校长、教育家蒋梦麟在童年时代就在家乡浙江余姚买到过这样的彩色画片。他在《西潮》中回忆:“其中有一张画的是渤海上的海战场面,日军舰队中的一艘军舰已被几罐装满火药的大瓦罐击中起火,军舰正在下沉。图中还画着几百个同样的大瓦罐在海上漂浮。这种瓦罐,就是当时民间所通用的夜壶,夜间小便时使用的。”这张画片描绘的就是《新闻报》编造出来的“夜壶阵”,年幼的蒋梦麟对此深信不疑。直到年纪大了一点,好学深思的蒋梦麟才知道这是一个纯属虚构仅供意淫的段子,真实的战况是大清海军全军覆没,不仅割了台湾,朝鲜也被日本抢走了。

报业史上的这个“传奇”掌故后人多有解读,批评的锋芒多指向商人本色的斐礼思,为迎合读者心理,不惜违背新闻职业道德。但我以为,这样的批评也太避重就轻了。它所折射出的蒙昧的民众心理才最值得探寻,卖假新闻牟利的斐礼思如果没有读者的共谋配合,不可能得逞。从理论上说,当时报界竞争激烈,假新闻是很容易被揭穿的。上海的舆论场域完全符合弥尔顿所提出的“观点的自由市场”理论,这种理论认为真理是通过各种意见、观点之间自由辩论和竞争获得的,这其中自然包括真实确切的新闻。这种理论在新闻史上得到多次验证,制造假新闻的媒体被戳穿后,信誉扫地,不得不退出竞争,要么元气大伤,要么关门大吉。但在1894年,这个被深信不疑的理论为什么就失效了呢?

毫无疑问,这个伟大的理论遭遇了热情万丈而又民智未开的爱国情怀,立马丢盔弃甲。不是这个理论无效,而是新闻的客观真实性本身就无效。据实报道的《申报》被爱国者诬指为“助敌”岂偶然哉?到1911年,报道革命军失利的消息,《申报》等报纸再次遭遇同样指责,还被砸了橱窗玻璃,而革命派报纸杜撰的连篇累牍的假新闻则大受欢迎。二十年间,民众心理一脉相承,丝毫未变。习惯为革命美容的史家说这是民心向背,为之激动不已。他们不愿意指出这些民众都是花刺子模国国王,只能报喜不能报忧,报忧的信使都该喂老虎。他们对信息的口味和偏好不容冒犯,只要自己想要的,不在乎它是假的。

如果真信息不能淘汰假信息,再诚实的信使都会变成心安理得的说谎者,这个社会也就变成说谎者生存的社会。


  评论这张
 
阅读(6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