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带刀客说话

我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圣经》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电视人,新闻报业史独立研究者,专著《纸上的火焰》已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近年来尤关注晚清民国史,继新闻史之后,将研究领域扩展到电影史。

一棵树的“年终总结”  

2013-12-03 18:18:21|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棵树的“年终总结” - 带刀客 -                带刀客说话

 现在,我只想对一棵树抒抒情,不想别的。

 

这棵树我认识它很久了,当然它不认识我,也没必要认识我。和阳光、雨露相比,我如同一粒尘埃一样对它毫无意义,我只是一个在它身边路过的人,一个无所事事的看客。

 

相当长的时间,它在我眼里就是一棵树,和别的树没有丝毫区别。它和别的树一样循着四季的指引,岁岁枯荣,悄无声息地缓慢长大。在多数人的视野里,它只是一种静物,一棵温热带平凡的乌桕树。它不会像热带植物那样凶猛的生长,也不可能挪动半步,它就站在天鹅湖的岸边,毫无悬念。

 

大约在前年,我开始绕天鹅湖暴走,从绚烂的夏天走到白雪纷飞。在我快速前进的步伐里,它在我的身边一次次掠过,我从没有想起来认真地看它一眼,它不像路旁的野花,在草地里招摇着开放,总来引来路人目光片刻的停留。乌桕树没有悦目的花朵,叶片也没有鹅掌楸那般阔大,也不像柳树有着柔软的枝条和眉毛一样修长的叶片,在天鹅湖的岸边,并不缺乏观赏的树木。

 

但有一天,我确实被它瞬间打动了,就像一颗子弹击中一颗苹果。那一天气温很冷,但阳光充足,有一种挥金如土的充沛和奢华,空气清洁滋润,可以大口大口地吞下去。不像今年,粘稠晦暗的空气让人难于呼吸,也让我不得不取消暴走的习惯。那一天,当我离这棵树还有十几米远的时候,偶然抬头,我看到几乎光秃的乌桕树枝条上还有几片倔强的枯叶,迟迟不肯落下,经霜后的红叶在阳光下艳美妖娆,在萧索黑瘦的枝条上如同一支支小火把。我承认,我这个素来粗糙的人被这几片红叶痴迷了一会,一年将近,这棵树的叶子正在庄严地谢幕,不萎靡、不苟且,不叹息一声萎顿于地。

 

那一刻,我有拍一张照片的激情,但我手里没有照相机。只能凝望一会,将那几片红叶在我的脑海里存档。但我有了一个小小的念想,等我有一台像样的照相机时,我一定要将打动我的那几片叶子拍下来。

 

今天,在我忙碌完整整一个礼拜之后,我又想起了那几片红叶,算算时间,似乎就是前年的这个时候。在空气频频雾霾之后,我再也没有走过天鹅湖,我不知道那些树叶红了没有,落了没有。发现要靠运气,重温某一个瞬间同样也要靠运气。

 

我带着才买的单反相机,不去办公室上班,不打卡,扣奖金我也不在乎,我自己给自己放半天假。我要去寻找那棵乌桕树,只为两年前那片刻的感动。今天的空气轻度污染,但比前几天要好多了,最起码天空是瓦蓝的,空阔辽远。

 

找那棵乌桕树的过程不必细表,它就站在那个地方。但我看到是另外一种景象,迥异于前年。如同一台晚会盛大的谢幕,我一下子就被它丰富的色彩迷住了。这是初冬时节,叶子大部分都还在树上,红的、黄的、绿的,非常规则的颜色过渡,完完整整地呈现在一颗树上。向阳的树叶阳光最充足,已经完全红透,里面的树叶则在红黄色之间,在树冠上缓慢地过渡到完全的绿色。

 

四个季节的形象被一棵树巧妙地滞留在它纷繁的叶片上,仿佛一架神奇的相机将春夏秋冬缓慢地曝光。而我从来没有注意到一棵树居然有如此神奇的伟力,有如此无言的壮美,就像鸟雀的啼叫,我们听不懂,但我们爱听。

 

我端起相机,为这棵树留影,我只拍一棵树,一棵干净多彩的乌桕树,背景只有蓝天,不允许高楼大厦坚硬的屋角进入我的构图。我为这张照片想好了名字,就叫“一棵树的年终总结”。

  评论这张
 
阅读(6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