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带刀客说话

我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圣经》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电视人,新闻报业史独立研究者,专著《纸上的火焰》已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近年来尤关注晚清民国史,继新闻史之后,将研究领域扩展到电影史。

网易考拉推荐

报纸的开放是大趋势  

2013-07-12 12:49:31|  分类: 新闻学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报纸的开放是大趋势 - 带刀客 -                带刀客说话
 
                                                         ——答记者问


 

 1、当前,民间写史方兴未艾,你的这本《纸上的火焰》是否也可归入民间写史范畴?

 

    这种说法当然是可以成立的。只是以往的民间写史多集中于王朝盛衰、历史兴替,围绕政治家、英雄人物展开。但《纸上的火焰》与它们不同,集中笔墨于报人,这是一个不大被人关注的群体,在正统的历史叙事中常常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但他们又是中国近代史上极为关键的一个群体。专业的新闻史著作很多,但多着眼于研究报纸本身,而对活跃于报纸背后的报人着笔较少,以致于报人的身影在历史沧桑变化中模糊不清,这本书相当多的篇章直接围绕报人展开,将他们的个人形象、事功从淹没漫漶的历史中打捞还原出来。

 

    2、我注意到《纸上的火焰》有一个副标题“1815—1915年的报界和国运”,豆瓣网上有网友说:“此标题强烈暗示此书可作新闻学专业学生期末复习资料”,认为显得功利和大材小用,作为作者,你怎么看?

 

网友的解读有他自己的角度。很自然的,我得承认这本书在写作时目标读者是近代史或新闻史的爱好者、研究者,这样的读者群体中新闻学院的学生肯定占有一定比例。当然,我的用意远不止这些。书的标题其实就是一本书的窗口,我得让读者一看题目就知道屋子里到底摆放的是什么东西,也就是说书的主要内容。如果有兴趣就可以继续翻开,没有兴趣大可以去找别的书,能节约时间。其次,这本书可以泛泛归入新闻史范畴,但它又是将报人放在一个大的历史背景中去考察,解读报界与中国近代历史变迁中的互动关系,是一种放宽了的新闻史研究视野。

 

3、你的这本书每一篇的标题都很活泼,具有现代感,但篇章之间跳跃性很大,上一篇写具体个人,下一篇又是写一个群体,似乎缺乏关联,那么你写这本书有没有什么线索可寻?

   

在规划写作提纲的时候,我有一种想法,拆开可以单独成篇,放在一起又有内在关联。纵向上按照时序从1815年写到1915年,也就是近代中文报纸出现的头一个100年。这种可分可合的写法是由近代报纸自身发展所决定。在近代报纸出现的早期,报纸极少,报人只有那么几个,线索比较简单清晰,从第一个传教士报人马礼逊到第一个办报纸的中国人王韬,到康有为、梁启超,关联性较强。但报纸发展到一定规模时,报人就成为一个群体,必须进行散点透视,体例上就出现了一些变化,所涉猎的群体也不限于报人,而是与报界相关联的一切人物,如官员、报贩子、讲报人等等。内在的线索就是以新闻专业主义角度解读清末民初报界的成败得失。

 

4、你为什么对新闻史情有独钟,就因为你供职于媒体吗?

   

其实我大学时代是学法律的,学法律的好处是思维比较理性冷峻、客观平衡,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其实这也是媒体人所需要的。现在我的身份是新闻人,对新闻界的过往有一种自然的亲近感。在08年,我看了几本新闻史方面的书,我有点不满意,我注意到这些书无一例外对新闻史时代的划分与革命史是一一对照的关系,将新闻史与革命史捆绑在一起。新闻史和革命史当然有很多交叉的地方,但新闻史肯定有一些自己的特征。比如说新闻要报道确切的事实,但在辛亥革命中,革命派的报纸制作了很多假新闻来鼓动民心,瓦解清军阵营,作为革命手段可以理解,这是舆论战的一部分。但这么做对报纸公信力具有毁灭性,因为假新闻穿帮很多革命报纸民众都不看了。新闻史说到这一段就不能按照革命逻辑去赞美假新闻,得用新闻自身规律去看待革命时期的假新闻。还有革命派与保皇派论战,有很多谩骂和人身攻击的成分,像章太炎骂光绪“载湉小丑,不辨菽麦”,火力很猛,那篇文章作为革命文献自有其光芒,但以新闻专业的眼光审读,毛病很多,不能毫无保留地赞美。所以近年来,有新闻史学者提出重述新闻史,我的这本书也算是一种尝试。

 

5、你做了十多年的电视记者,现在又是纪录片编导,电视文稿的写作对这本书会造成影响吗?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常年的电视文稿的写作深刻影响了这本书的写作方式。无论新闻还是纪录片,现在都讲究讲故事,讲细节,这本书的写作自然而然受到影响。我力求见人见事见理,讲人物故事其实是为了展现蕴藏其中的见识和思想。精炼的故事和深刻的细节几乎贯穿于全书,让历史人物神情毕现,非常原生态,也很有电视画面感。人是我写作时追求的目标,让一个个历史星辰闪耀般的人物就在你眼前活动。

 

6、能举个例子或者讲个故事吗?

   

那就说一个跟合肥人李鸿章有关的吧。戊戌政变之后,慈禧太后成为中外报纸批评的对象,出现很多抹黑报道。比如远在美国的《纽约时报》就转载过一条假新闻,说李鸿章和慈禧太后秘密结婚了,编辑当然怀疑这条新闻的真实性,他就在标题上加上问号,做成疑问句,成了“李鸿章结婚了吗?”第二天,报纸又说这是一则东方玩笑,就是假新闻的意思。但它又把假新闻引用一遍,说他们俩成婚后坐火车度蜜月,为防止被人尾随,把经过的铁路都拆除了。非常荒诞,我一开始以为这是编造的野史,但我查阅《纽约时报》资料,还真找到了那条报道,就把这条报道做成插图,以证明确有其事。

 

7、这个确实闻所未闻,也很有意思。但我想《纸上的火焰》目的不在于讲故事和细节,这些只具备资料性,你想通过这本书究竟要传达什么呢?

   

我在这本书的后记里说到了“观念的价值在于传播”,同时,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一切历史也都是思想史。写历史,其实是要让历史照亮现实。发生过的故事和细节,其实是一层便于入口的糖衣,营养在糖衣里面。至于读者品尝到什么样的滋味,吸收了多少营养,还真不是作者所能决定。从这个意义上说,一本书的完整生命,是作者和读者在合作与互动中完成的。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传达的话,那么我引用钱钟书先生在1988年的一篇文章的题目“报纸的开放是大趋势”。

 

                                                             《合肥广播电视  生活周刊》7月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