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带刀客说话

我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圣经》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电视人,新闻报业史独立研究者,专著《纸上的火焰》已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近年来尤关注晚清民国史,继新闻史之后,将研究领域扩展到电影史。

网易考拉推荐

“火焰”烧出的三堆火焰  

2013-09-12 09:31:29|  分类: 新闻学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带刀客按:同事程铖兄为拙著《纸上的火焰》所写书评,除了一些溢美之词不敢笑纳,其余的读解我都很同意。对拙著与《明朝那些事儿》的比较仅代表程兄自己的观点。拙著与《明朝那些事儿》是两路货,后者群众基础好,我的是新闻报业史,比较小众,特点是把报业史放在大历史的框架中进行解读。这才是我自己的比较。

“火焰”烧出的三堆火焰

程铖

一个多月前,汤传福先生的《纸上的火焰》问世了,立即向他索要,他欣然赠我。老实说,因了彼此是挚友和同事,也因了“羡慕嫉妒”,读《纸上的火焰》,我带着挑剔而苛刻的眼光,竭力从中发掘瑕疵,颇有几分鸡蛋里寻骨刺的劲头。

然而,我失败了。我非但未从《纸上的火焰》一书里挑出什么骨刺,反而,每读一章,掩卷而思,总有三堆火焰在我的胸中自燃:其一,文学的篝火;其二,幽默的焰火;其三,严肃的烈火。

汤传福先生法学专业出身,业余好史,但在《纸上的火焰》里,处处闪烁的是文学篝火。篝火浪漫,书中语言也是那么精准而训雅。

让我眼前一亮的首先是书名:纸上的火焰。纸张与火焰是一对矛盾的物质,互不相容,但作者认为:“那些沾满油墨的文字,就是纸里包着的火。”文字是火焰,报刊上文字产生的舆论力量就是熊熊大火,人类的文明与进步就是以文字为介质薪火相传。

犀利而洁净的语言是文学篝火的最佳燃料。在描写中国历史上首创报纸《循环日报》的王韬为太平军出谋划策险遭清廷逮捕的命运时,作者写道:“现在,他是钦犯,祖国只为他准备了三尺黄土,埋他。”好一个“埋他”,仅仅二字,掷地有声!其中的凶险无奈,有家不能归的恐惧,跃然纸上,很有日本松尾芭蕉俳句之妙味。

在我们的印象中,叙述报刊新闻史,多半会落入说教和理论搜罗的窠臼。但是,本书作者以灵动的文笔,说人叙事讲理。说人时能看到人物的个性和心理;叙事时有极富画面感,原生态;而说理时则由人、事生发开来,对历史人物保持“温情和敬意”,议论确实恳切,不作惊人之语。如在《李鸿章的新闻观》中,对李鸿章截然不同的两种对新闻的评述,作者说“对于新闻,李鸿章有两张面孔,既矛盾又和谐,显示了一个政治家理想和现实的分裂,显示了他的生不逢时。”

同样,在《纸上的火焰》里伸手可掬的还有那些幽默。

读史者皆有同感:史书多半考证,板着面孔,不敢越雷池半步。但《纸上的火焰》不同,读它,我会不由自主地笑出声来;读它,我的身心轻飏,自由自在,了无拘束;读它,如读梁实秋的小品散文。一两百年前的历史俨然成了令我赏心悦目的幽默焰火,不时地闪烁炫丽的光彩。在写到民初女权主义者唐群英放言要用“三枪”解决她与报馆、前男友之间的纠葛时,作者旁逸斜出地来了一句:“看到这里,张艺谋导演应该激动一下,这不是‘三枪拍案惊奇’么?“将历史与当下巧妙勾连,让人莞尔。

当刻字工梁发揭开第一张《察世俗每月统记传》的报刊时,梁发的反应一定是平淡无奇的;但是,作者站在历史高度,突然发现,梁发是中国报刊史上的第一人,因此越发兴奋,进而描述:“就那么轻轻一揭,他浑然不知地坐上了‘中华第一报人’的沙发”。这里的“沙发”一词,是前几年最为流行的网络语言!用这么新潮的语言确定一百多年前的人物地位,既奇特,又鲜活,我们读了,自然对梁发在中国报刊史上的地位心领神会。

读到这里,我想起了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其读者甚众,书中也不乏幽默的种子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可是,我发现,《明朝那些事儿》是完全的口语实录,其中很多貌似幽默的语言流于油滑,流于哗众取宠。但《纸上的火焰》不同,它幽默有度,其中能听出铿锵有力的鼓点。关于这点,请《明朝那些事儿》的读者品品《纸上的火焰》,便会与我同感,这里不再赘述。

汤传福先生情趣幽默,但治学严谨。他的幽默适度大约源于此。

两年前,在一次偶然的交谈中,获悉他准备写作《纸上的火焰》,今年上半年就发现,他的作品付梓出版。短短一年多,洋洋二十六万言的著述大功告成,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更令我惊诧的是,这本书旁征博引,处处以详尽的史实为依据,时时以适度的观点做支撑,又在我的胸中燃起严肃的烈火。这股烈火也是经了我的思想发酵自燃的,一分为三:资料详实;正如作者在后记中所说:“我就像电影《武侠》里金城武扮演的捕头一样尽可能去拼接还原历史现场。”他几乎是做到了。在说到民众通过报纸“围观”辛亥革命时,作者引用了沈亦云、黄炎培、严独鹤、柏文蔚、叶圣陶、顾颉刚、梅兰芳、吴宓、英国情报等第一手资料,相互印证,环环相扣,让读者一下子看清辛亥革命时期的舆情与民心。

严密考证,多方求证,不穷究根本绝不轻言。据我不完全统计,在本书中,作者引用了近两百本(篇)文献中的资料,且每段资料都有详细的出处。这些资料时间跨过一百多年,作者地域除了中国,还有英国、美国、日本等国,从《马礼逊回忆录》、《李提摩太在华回忆录》、《王韬日记》到《陈布雷回忆录》,既有后人研究的纯粹史料,也有当事人的亲笔记载。有时,为了阐明某一观点,作者充分征引史料,毫不吝啬。比如,在《内破裂》一节,作者引用资料就不厌其烦。

观点和结论中肯冲和,不妄言,不欠缺。如下两例,可见一斑:康有为给皇帝上书,借鉴了李提摩太的主张,以至于李提摩太兴奋地向妻子报告,随后,记者诚恳地写道:“作为政治家并非一定要有原创思想,更需要‘起而行’的勇气,他只要能选择某思想作为行动的指针就可以了。”谈到假新闻的作用时,作者客观地评述:“假新闻可能荒唐,可能被一眼看破,但它的威力不能轻视,它不能改变历史,但它能改变一地的战局。”换言之,报纸文字产生舆论的火焰熊熊燃烧,堪比千军万马。“纤笔一枝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

“得好友来如对月,有奇书读胜观花”。当今书市表象繁荣,实则芜杂;泥沙俱下,鲜见宝石。图书大抵可以分为三种:其一,速成品,如五彩石时尚闪亮,消遣后,立即进入废纸篓,五毛钱一斤出售。其二,耐用品,如花岗岩凿平而成地砖,铺于屋间,但过于平滑,严肃有余,活泼不足,资料而已。其三,奇异品,如形神兼备之奇石,可玩可赏可用,久读不厌,反觉浑身通泰,奇书之谓也;浸淫其中,会自燃起一堆又一堆火焰,照亮智慧。

很显然,《纸上的火焰》是一本拿起就舍不得放下的好书,严谨而生动,幽默而形象,在我的心头燃起的三堆火焰,将会长久地啪啪地迸出火花,腾腾地散发它的光亮。

我相信,它也会照亮你。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