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带刀客说话

我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圣经》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电视人,新闻报业史独立研究者,专著《纸上的火焰》已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近年来尤关注晚清民国史,继新闻史之后,将研究领域扩展到电影史。

网易考拉推荐

我看芮成钢  

2014-07-22 22:32:45|  分类: 时事评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看芮成钢 - 带刀客 -                带刀客说话
 

在去云南旅游的路上,我坐在大巴车里看到芮成钢被纪委带走的新闻,一开始是在朋友圈里,但很快这条新闻得到证实。这就是自媒体时代的传播特征,只要一部手机在手,即使在大巴车上跋山涉水,世界也处于直播状态。尽管芮成钢被带走的新闻语焉不详,有效信息极为有限,一个星期过去了,也没有新信息刷新,但它一出现即成为热点、头条。在芮成钢的老家安徽,一位省部级官员的落马简直不被关注,这同样也是自媒体时代的特征,一个媒体明星,他的影响力完全可以超过部长。从这个现象上来说,媒体就是另一个政府或者说第四种权力在中国完全有实现的可能。不管你是什么样的新闻体制,随着科技进步社会发展,新闻规律浩浩荡荡不会被体制拦腰拗断。

 

我这篇短文不想宏大叙事畅谈新闻大道,只想说说芮成钢和芮成钢现象。在芮还籍籍无名的时代,我从大学室友的嘴里听说了他,他们是合肥八中的校友,同一年级。应该说,借助央视的超级传播平台,芮少年成名,但成名和影响力是两回事。记得白岩松说过,一条狗如果天天出现在中央电视台,也会成为名狗。所以电视 主持人的成名是很虚幻的,就像一个公司前台接待的美女总是公司里知名度最高的员工一样。但很遗憾,很多主持人拔高了这种分工带来的知名度,在芮身上我多少看到了这一点,一位经济学家在芮出事后说:“在受到几位国际领导人的接见以后,他就把自己也当成他们中的一员了。”

 

但芮成钢和一般的胸无大志的主持人并不一样,他身上兼具公共知识分子、意见领袖的特征。当他在个人博客上质疑故宫里的星巴克咖啡时,他的身份就从体制内电视主持人的角色越位了,向公共言论空间插上一腿。他的影响力大约就是从这时开始起步的。质疑星巴克能隐约看出他身上的民族主义倾向,后来发生的代表亚洲向奥巴马提问事件几乎沦为笑柄,他身上的民族主义标签基本可以坐实。民族主义正是当前意识形态所鼓励,和爱国主义是“一中各表”的关系。芮的这种姿态让体制批评者不爽,嘲弄芮的成功是舔菊者的成功,他们将钱理群教授批评北大学生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标签同样贴在芮的身上,这个标签获得很多认同。芮的出事很多人为之叫好,包括媒体人,这种同行之间不能惺惺相惜的反常现象,同样在自媒体中引起热议。

 

少年成名是一把双刃剑。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迟了就感受不到成名带来的快乐。我相信张爱玲说这句话时相当年轻,她还没有思考过名气和财富一样都如草尖上的露水,能承载多少决定于叶片的大小,露水大了就会滚落下来,叶片上什么都没有。这是佛家的一个比喻,叶片就是一个人的心智,名利就是那露水。佛家的智慧比张爱玲的励志鸡汤要深刻得多,但能领悟的人未必很多,少年成名所带来的虚荣更符合人性。在芮被带走之后,一些与芮有过接触的媒体人吐槽芮在一些社交场合的傲慢与显摆,一些揶揄芮的段子在网络上流传一时。在做人比做事重要的中国,这种俾睨众生的少年锐气让人相当生气,当他跌下深渊不被人同情是可以想见的,这符合“嘚瑟的人没有好下场”的俗世定律。

 

有论者认为,芮成钢的价值观是模糊不清的。这种模糊不清的价值观在当下中国具有相当的普遍性,否则就不叫“转型期中国”。在飞机上,我一眼瞥见一张报纸的大标题“中国长远经济增长及解决无关民主”,这个标题如果成立,我疑惑人类的政治文明到底指的是什么?人类和猪的差别也许仅仅在于直立行走。我们的媒体上充斥的就是这些逻辑混乱、似是而非的言论。他们从来不质疑、不反对,他们言论乖巧,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相信自己的言论,但谁喜欢这些言论我们一清二楚。

 

再回到芮成钢身上,他身上的光环的底色就是体制,同时他的身上还有善于自我营销的新元素。然而人生就像一颗向上飞翔的石子,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跌落。当它向上飞的时候会获得很多赞美和荣耀,只有它在跌落时才会发现这些赞美和荣耀多么空洞和虚幻,就像王手中的肉,“朕给你,你就有,朕不给你,你不能要。”陈佩斯在回忆他的父亲陈强时感概“万人瞩目的明星,一夜之间就成了敌人。这种荣誉有什么价值!”陈佩斯的洞彻之语可以送给芮成钢。

 

以我对中国百年新闻传媒史的考察,像芮成钢这种少年成名者所在多有,在传媒史上因金钱问题而遭遇横逆的并不少。即使在正史里形象高大的邵飘萍、林白水身上都能看到“借报生财”的影子,他们在自己的时代也都可以贴上“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样的标签,这看上去有点穿越,但不违背本质。在传媒史上少年成名者我只佩服黄远生,他只活31岁就遭遇党争黑枪,他追求独立的新闻专业主义理想已经空谷足音,但却是真正的新闻遗产。这笔遗产没有被很好的继承,因为新闻学院里学不到,在今天的新闻机构里同样学不到。因为新闻已被宣传严重污染,芮成钢们就是在这种大酱缸里从事新闻工作的,不承续历史又何以看清未来,他们只活在当下,他们的荣耀和新闻一样都是易碎品。

 

媒体人的荣耀只能是读者给的,观众给的,最终是历史给的,这才是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珰珰的硬通货。能得到这种硬通货的只能是信念坚定、价值观清晰,明了历史大道所在并能身体力行之人。尽管在网络上芮成钢的批评者多于支持者,但我们需要思考,芮成钢的悲剧有多少大环境的因素,有多少个人的因素,批评一个人很容易做到。芮成钢还很年轻,他的人生还有很多变数,也许有一天我们能看到白发稀疏的芮成钢在发表深刻的见解或者伟大的偏见,所有言论发自内心出乎真诚。

 

                                          7月19日、20日写于云南路上

  评论这张
 
阅读(12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