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带刀客说话

我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圣经》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电视人,新闻报业史独立研究者,专著《纸上的火焰》已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近年来尤关注晚清民国史,继新闻史之后,将研究领域扩展到电影史。

汪晓彬画龙:从手艺人到艺术家  

2014-08-21 19:43:25|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汤传福

汪晓彬画龙:从手艺人到艺术家 - 带刀客 -                带刀客说话
 
汪晓彬画龙:从手艺人到艺术家 - 带刀客 -                带刀客说话

1983年,桐城文庙重修,工地一片繁忙。转眼暑假到了,在古老徽州,一个13岁的小男孩不顾母亲的反对,只身前往桐城文庙寻找做木雕的父亲。他的突然到来让憨厚的木雕老艺人有点意外,他明白儿子的心思,儿子想跟他学手艺。老艺人既欣慰也伤感,想自己半生蹉跎,凝结自己汗水和心血的一个个木雕构件被一波接一波的政治运动无情毁坏,那些精美的雕花、淳朴喜感的人物被一一铲平,时代不需要这种传承数百年的审美,他这个手艺精湛的木雕师被生生逼成了木匠。他重新拿起雕刻刀还不久,手艺的未来无从预测,而年年在县城获书画奖的儿子如今却要来当学徒,做父亲的第一反应是不同意,可儿子一个人从老家赶来,不像是心血来潮的冲动之举。无奈的父亲随手拿起一块已经画好的挑头板递给儿子,拿去雕吧。

多少年后,已然成为画家的儿子清楚地记得父亲当年递给他的木板上画的是龙的图案,那个不经意的动作是他艺术之路的起点,在互联网上你能搜到的龙画,多半出自他的笔下。

那个13岁的少年就是如今名声在外的画龙高手汪晓彬。

但我不想说汪晓彬如何画龙,而是要接着说他的木雕生涯。13岁那年出门远行之后,汪晓彬每到假期就跟随父亲学木雕,凤阳龙兴寺、云岭新四军纪念馆、桃花潭踏歌古岸、怀仙阁,一路雕刻下来,一个个木雕造型、口诀镌刻在他的脑子里。在修复青阳县博物馆的时候,三个祠堂的构件被合并在一起,不同风格的木雕构件让汪晓彬大开眼界,他用本子画下各种构件的造型细节,仅仅是不同风格的龙造型就多达十几种,凝聚了一代代民间艺人的心血与创造,这些将是他未来创作的宝贵财富,他后来在一篇文章中说:“这是老天的恩赐”。

就在修复青阳县博物馆的那个炎热的夏天,汪晓彬接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然而,人生的吊诡之处在于,上大学不过是为他后来的下岗失业埋下伏笔而已。1996年,已经下岗一年的汪晓彬回到家乡修复张氏宗祠,重新拿起雕刻刀。废弃已久的祠堂里传来噼噼啪啪地雕刻的声音,木雕手艺救活了他,帮助他走出了人生低谷。古老的祠堂空空荡荡,只是他的身边再也没有父亲。

 
汪晓彬画龙:从手艺人到艺术家 - 带刀客 -                带刀客说话
 

失去父亲意味着人生失去一道屏障,这个男人必须要像父亲一样面对人生。独自当家的汪晓彬出色完成了张氏宗祠的木雕修复任务,为他后来接到包括合肥李府在内一系列古建筑修复工程打下了基础。

可是木雕手艺不同于固定工作,收入无法保障。就在他赋闲在家,而女儿已经出世,三口之家连温饱都成问题时,一位电视节目制片人却看中了他,认为他的美术功底可以成为优秀的摄像,就这样木雕艺人阴差阳错地成为电视台记者,而这位酷爱艺术收藏的制片人好人做到底,居然为他争取到每年三个月的创作假,意味着他既可以当记者又可以做手艺。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往往都是艰难的时光。那几年,汪晓彬在做记者的同时,修复了芜湖广济寺、安庆赵朴初故居、合肥李鸿章享堂、黄山宝纶阁等著名古建筑。

但是,为他量身定做的创作假后来还是被取消了。在木雕艺人和记者两种人生选择中,根本就没有悬念,吃饭是头等大事。汪晓彬就这样转行了,成为城市中蜗居的上班族。

父亲传下的一把把雕刻刀一度被锁进了柜子里,开始生锈。可是,毕竟干了二十年的木雕活,闲来手痒的汪晓彬想给自己雕一个龙笔架,他拿出锈迹斑斑的雕刻刀一一磨亮。可是刚在木头上敲打几下,楼下的老太太就颤巍巍地来敲门,表示抗议。城市里的公寓不能兼容他这样的手艺人,万般无奈之下,汪晓彬拿起钢笔画起了龙,画好了,挂起来,发现钢笔刚健的线条很适合表现龙的阳刚之气,就这样,一发而不可收拾,当年学习木雕的写生,父亲传授的雕龙造型和口诀,就像废弃的资产一样被他盘活。他人生四十年的积累似乎都是为了此刻的集中勃发。二十多年的木雕生涯练就了他精准的造型能力,不止一个专业画家自叹弗如。向他求画的人越来越多,他认为这是对他的肯定和鼓励,几乎来者不拒,结果画债高筑。其实,钢笔画龙和木雕一样费时费事,龙身上成千上万的鳞片必须一片一片画,尤其是扭转翻滚的龙身,鳞片是有变化的,稍有松懈就不合透视,像是粘在身上而不是长在身上,接连画几小时的鳞片眼前就会出现重影,所以即便开足马力,挑灯夜战,一周也只能完成两张。当几十幅钢笔龙画完成,随着龙年的到来,汪晓彬的龙画很快引起媒体的关注和争相报道,他的名声不胫而走。而记者生涯则让他得缘结识童乃寿、裴家同、王守志等书画名家,可以时时讨教请益,由钢笔而过渡到毛笔,开始了专业的自我训练。

汪晓彬画龙:从手艺人到艺术家 - 带刀客 -                带刀客说话

画龙必须要研究龙文化,在汪晓彬的家里,钢笔上是烫金龙,博古架上是小铜龙,笔洗上是青花龙,笔架是亲手设计的双龙笔架,书架上有一层都是关于龙的著作,墙壁上挂的也是龙,连他的下颌下留的也是龙须……他俨然成了现代叶公。他为自己雕了一方印章“纸木笔刀挥写”,寓意纸是他的木头,笔是他的雕刻刀,不能不说画龙是他对木雕的一种移情、怀念和慰藉。

就这样画着画着,一转眼就是五年。各式各样神态各异的龙在他的笔下行云布雨、翻江倒海,卷草龙、夔龙、坐龙、行龙、降龙、三爪龙、四爪龙、五爪龙,皆有来历。他笔下的龙,威猛、狂暴、温顺、柔情、娴雅、嬉戏,随笔赋形,在苍茫的云水之上,赋予神物以人的情感和个性,这是汪晓彬画龙的创新之处。

艺术家要找到自己的题材和语言,就像革命家要找到根据地。以画龙而论,古往今来,善画龙者并不鲜见,但画着画着很容易陷入窠臼,最经典的画龙“三停九似”之说,一旦程式化就没有自己的个性风格和笔墨语言,沦为工艺画,成为实用美术。汪晓彬画龙,很早就注意到这一点,从纯钢笔画龙,到毛笔配景,排笔渲染,干画、湿画、喷水,为追求独特的艺术效果,什么样的技法他都尝试过,觉得好的就保留,不好的就舍弃。龙画,光画好龙是不够的,还必须画好水波云雾。为了画好云水神韵,汪晓彬从日本浮世绘里吸取海浪的画法,从西方油画里借鉴光的感觉,从国画里寻求水墨气韵。广泛的学习吸收,使他的龙画远离习气,自成一格。

汪晓彬以画龙闻名,但绝不想以“第一龙”、“龙王”之类江湖气的名号来标榜自我。如果送齐白石“虾王”名号,送徐悲鸿“第一马”的名号,我想两位前辈大师大约都会敬谢不敏,那样的名头实在不是夸耀而是贬低。这么说,不是认定汪晓彬已经能与前辈大师比肩,而是说他在艺术格局上有见贤思齐之心。除了龙画之外,汪晓彬正在创作的还有古镇民居,这同样是他擅长的领域,同样有一大笔精神财富等待他去盘活,去创造新的艺术成果。

在汪晓彬的龙画册出版之际,我期待他的古镇民居系列早日成功,打通手艺人到艺术家的任督二脉,完成他艺术人生的非常道。

 
汪晓彬画龙:从手艺人到艺术家 - 带刀客 -                带刀客说话
 
汪晓彬画龙:从手艺人到艺术家 - 带刀客 -                带刀客说话
 
汪晓彬画龙:从手艺人到艺术家 - 带刀客 -                带刀客说话
 
汪晓彬画龙:从手艺人到艺术家 - 带刀客 -                带刀客说话
 
汪晓彬画龙:从手艺人到艺术家 - 带刀客 -                带刀客说话
 
汪晓彬画龙:从手艺人到艺术家 - 带刀客 -                带刀客说话
 
  评论这张
 
阅读(21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