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带刀客说话

我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圣经》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电视人,新闻报业史独立研究者,专著《纸上的火焰》已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近年来尤关注晚清民国史,继新闻史之后,将研究领域扩展到电影史。

姚贝娜之死与新闻情怀之争  

2015-01-17 16:17:21|  分类: 新闻学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手写在微信上的,没有整理成文,但观点大抵如此。

 

看微信上一篇文章《记者在病房外,焦急地等待着她的死亡》,是关于姚贝娜之死的,文章情胜于理,看上去记者的心态让人心寒,但它符合舆论法则,无可厚非。当她需要扬名的时候,是需要记者的,当她死亡的时候,作为已经扬名的人,记者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头条呢?就算是还人情吧。完全符合交换法则,记者不可能随你驱使,召之即来挥之即去,那不是记者,那是奴才。

 

这个世界的舆论场就是这样的,有时候让你心花怒放,有时候让你觉得冷酷无情。你把好处占了,你不爽的时候就得忍着。要不你做普通人,记者不会打扰你,但你要忍受的是寂寞。人生就是选择,选择就是有得有失。夫有何怨?

 

写这篇文章的人没有干过记者,只知道展示情怀,不知道每一个职业都有自己的理性和内在逻辑。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打冲锋甚无意义,你又不爱看新华社通稿,你又不要记者守候在死亡现场,你认为这冷血。要万一姚贝娜病情好转,这篇文章还有毛价值吗?这个时候要的是最新消息的传播,可能好可能坏。至于提前写稿,同样不能批评,航天器上天还的准备两份稿子,一份失败的,一份成功的,写发射失败的稿子就冷血了吗?这叫专业好不好。我真怀疑写那个稿子的同学新闻学是体育老师教的。

 

另一方面,也必须要说,姚贝娜是作为一个新闻消费品存在的,是新闻消费主义的受益者也是受害者,这里最过分是进入太平间拍死者遗容的记者,可谓媒体败类,人神共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录:记者们在病房外,焦急地等待着她的死亡

 

姚贝娜去世之前,病房外挤满了记者,他们在等,等她死。 

 

记者们都在焦灼,想以最快的速度把这条消息发回报社、网站、电视台,然后把这条新闻传播到所有人面前。 

 

甚至,我猜想,他们或许在医生宣布姚贝娜死讯之前就已经写好了稿子,只等ICU的病房门打开,他们就会按下那个让他们等了许久的回车键。然后,媒体上就会多出一条娱乐消息:今天下午,姚贝娜死了,2015年1月16日。 

 

新闻就是这样产生的,新闻就是这样阅读的,此刻,无数冷冰冰的屏幕上,已经开始讲述一个鲜活生命的离开。 

 

由于不热衷娱乐新闻,之前对姚贝娜的全部印象,只有13年的中国好声音和一首《随它吧》。 

 

最后就是关于她病重身亡的消息和经纪人的不断否认,身边的人都惊奇:不会吧,活蹦乱跳的一个大姑娘,假新闻吧。 

 

直到今天,尘埃落地。 

 

媒体都惺惺作态地打出“天堂没有疼痛”之类字眼,高高地挂在他们的头版,招摇晃眼,唤着所有读者:“看过来,头条在这儿。” 

 

我说,我要是姚贝娜的家人,一定狠揍这帮麻木的记者一顿。 

 

身边同学说,我也想。 

 

姚贝娜去世后,她生前所在医院有人在朋友圈发出了这样一条消息: 

 

看到这段话,作为学习新闻专业的学生,瞬间对自己的专业有了一点芥蒂。新闻记者可不就是秃鹫么,一只只盯着普罗大众苦难的、欢乐的、生老病死的掠食者。在新闻成为商品的时代,素材、故事是记者的追求,一颗有关怀的心却被流放了。有哪位记者放下相机,去安慰一下痛失爱女的老人么? 

 

我们看到的是记者写的新闻,这位医生看到的是写新闻的记者。我们习惯了接受记者笔下的世界,却从未也无法审视记者的表情。看到一个优秀的年轻的人去世,每个人都是哀伤的,这种哀伤由病房前的记者传达给我们。但是,我们有多哀伤,记者就有多成功,主编就有多高兴。这话说的可能有点市侩、不讲理、小人之心,但我固执地相信这就是事实。 

 

熙熙攘攘地拥挤在姚贝娜病房前的记者,在等待的过程中就输了,不管他们的稿子写得多精彩,至少他们在那一瞬间是冰冷的。 

 

记者需要新闻素材,需要稻粱谋,他们也有生存压力,但是无论如何,一想到他们面朝着病房等着一个人的死讯,厌恶感就蜂拥而来。 

 

1994年,黑人摄影师凯文·卡特的摄影作品《饥饿的苏丹》获得当年的普利策新闻奖,巨大的荣誉和批评同时而来:“为什么不去帮帮那个小女孩?”几个月后,他自杀了,只留下一张字条:“真的,真的对不起大家,生活的痛苦远远超过了欢乐的程度。” 

 

时至今日,那只贪婪的秃鹫还未离开,它变成了一个个记者,虎视眈眈地盯着你,我,他,所有人。有人说,世界总有人不幸,记者只是记录不幸。但是我觉得,有些时候,记者在记录不幸的同时,也在制造新的不幸。 

 

作为一个学习新闻的人,也曾经在报纸做过见习生。当时为了找新闻线索也曾抱怨:“这里为什么不着火”“那里为什么不死人”,当时还大言不惭地对朋友说:“社会的不幸就是记者的大幸。”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真令人不寒而栗。现在看来,抱有这种观点并付诸行动的人绝对不止一个。 

 

曾经看到过一段深为感动的话:“真正的记者,要有俯仰天地的境界,悲天悯人的情怀,大彻大悟的智慧。”在不断成长的过程中,记者们可能有了境界,也有了智慧,但是悲天悯人的情怀,却早已被商业、利益的戾火焚烧的灰飞烟灭。 

 

姚贝娜走了,记者还未散去,他们如同苏丹的那只秃鹫,盘旋寻找,永不落下。 

 

虽是如此,我仍然毫不怀疑很多记者心中仍有人性的温度,他们仍能够在面对社会苦难时流下真挚的热泪。在这个功利的时代,每一个职业都在疯狂攫取利润,记者天然的道德责任和人文关怀,应该成为这个寒冬里的一支蜡烛,默默点燃,星火燎原。 

 

耳边响起了姚贝娜的歌:“随它吧,随它吧,一转身不在牵挂。”借用一句话送给姚贝娜:“你是最短暂的花朵,也是最长久的琥珀。” 

 

文章摘自掀起你的头盖骨 

  评论这张
 
阅读(12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